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一  

2010-08-24 15:24:43|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这是一场血与火的战争,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这是一场捍卫国家安宁和祖国领土完整的战斗,这是一场中国军人用头颅和热血扛起国家和民族尊严,拓展国家和平发展周边环境、保护华侨华人利益的生死搏弈!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末的十年间,一群群共和国的热血儿女,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义无反顾地奔赴祖国西南边陲,他(她)们以自己火一样的青春和年华, 乃至生命,铸就了国威、军魂,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血染疆场的壮丽诗篇! 是他(她)们伟大的牺牲结束了一段历史,也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

30多年过去了,这场无比惨烈的战争随着光的流逝,已经化作了一串串冰泠的数字,一座座肃穆的墓茔,它在慢慢地淡出了国人的记忆渐走渐远……

对于在和平年代中成长的人来说,战争!已经十分遥远什么是战火纷飞?什么是枪林弹雨?什么是英勇顽强?什么是舍生忘死?已经变得膜糊不清。“为国捐躯疆场”仅仅只是一豪迈的概念,世人只是把当成漂亮装饰词汇来运用、来形容了。当今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打这样一场战争!更不能理解当时的中国是在为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甚至于现在我们的国家也在为了某种国际关系上的和谐,有意或者是无意的让人们去淡化这场战争,从而造成了一些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对这样一场战争的不理解!疑问!甚至持否认态度。

无论时空走得有多么的遥远,也无论历史将如何去评价这场战争。然而,总是还有那么一群人,每当他(她)回忆起那一段血色的历史那团充满热血燃烧的记忆,那份萦绕心中的不灭情愫,就远不会在生命中淡忘!刻骨铭心的残酷画面必将伴随着他(她)们中的每个人,从今生走向来世……

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作者:资水依人

                                          

 

第一章  告别南海滩

    

    

时值1978年11月初,这时候,在祖国的最北端早已经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寒冬而地处华南南部海防前线上的“南海滩”仍然是绿树成荫、硕果飘香,金黄色的稻浪翻滚,刚刚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秋收季节。

于是,我们连长在全连队的秋收动员大会上宣布规定:11月6日至15日完成晚稻收割任务450亩,16日至30日再完成600亩。

据当时当地的气象预报分析,这一年的寒霜季节要比往常年份还要来得早一些,水稻的成熟期加快了而当时我们部队的机械生产作业程度还不是很高这样一来,对于执行着繁重战备生产任务的部队来说,只能是“加班加点”抢在冬季寒霜到来临之前,为一年的辛勤劳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们连队按照计划从11月6号开始,投入了紧张有序的秋收战斗,全连100多号干部战士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仅仅花了20多天的时间就基本上完成了1000多亩水稻的收割任务。几十万斤金灿灿、橙闪闪的优质稻谷堆满了连队的整个大操场,全连的战友们无不为又获得了一个高产丰收年而喜出望外、欢欣若狂。

那时,我所在的广州军区143师(53224部队)427团(53225部队)2营6连1排3班是我们连队唯一的一个机械作业班,我们负责操纵着连队的全部小型农用机械,主要机械有:手扶拖拉机、机耕船、插秧机、播种机等机型。使用的大型农用机械,如:东方红拖拉机、水稻收割机都由团里集中在团直属的机械队,全团统一调配使用。

我曾听连队里的干部和70年前当兵的几位班长过:我们143是林彪的第四野的48军编制。该师在解放战争中,是一支能攻善守,战功赫赫的英雄部队,著名的全国战斗英雄董存瑞就出自这支部队。

历史上的143师在50年代初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后被撤编60年末,林彪怀着不可告人的个人野心,于1969年11月从41军部队中抽调大量骨干人员重新组建部队同年12月份公布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43师,归属于广州军区建制,由陆军第42军代管。在此同时,重新组建的还有原48军编制内的142师和144师两个师

我们143师全师驻防于南海前线的著名侨乡广东省台山县境内师部位于台山县东南端广海公社的烽火角,这里是三夹海口——大隆河、斗山河、谭喾河三江汇的出海口面对大海,近邻港澳(距香港96海里,距澳门52海里),与南海中的上川岛、下川岛仅隔有一道海湾。

143师下属有4个团,427团、428团、429团和师炮团,部队分别驻防于台山县的广海、斗山、赤溪和斗门县相邻的南海滩上。全师利用50年代末60年代初由多支野战部队和数以万计的军民共同围垦起来的“潮来白茫茫,潮去结盐霜”海滩地执行战备生产任务。

我们427团2营的4个连队就驻住在台山县赤溪公社的田头大队靠大海边的烂泥滩上种植水稻和甘蔗等粮食作物。紧靠海边的田地是我们部队的,再往里一点的田地就是当地农村的了。我们所种植的水稻一般来说要比当地农民的种得好一些,生产资料化肥农药供应、机械化条件都比当地农村好。当时,我还听说过,我们所种植的稻谷种子都是从日本进口过来的,种出来的稻谷碾成的大米全都是优质大米。不过,我们生产的粮食自己很难吃得到,稻谷收割晒干风净后全部直接上交到广州军区,加工成大米供应给中央和各大军区级首长。我们生产的甘蔗收获后也是直接送到部队的糖厂,最终生产出来的蔗糖弄到那里去了,士兵们当然也是不得而知。

还记得有一年,我们连在用于饲养鸡鸭的偏谷中有幸找到过两麻袋好谷子,炊事班的战友将谷子拉到了附近农村的碾米厂加工成大米,我们就这样偷偷地吃过两顿。那煮熟的米饭色泽晶莹透亮粒圆润饱满,口感柔软,味道清香,大概与现在到超市里买的进口大米差不多,与国家当时供应给我们的大米的味道那是天涯之别。

所在的3班作为连队唯一的机械班,在一般情况下,是春耕生产和双抢季节时的工作量最为繁重,平整土地,播种插秧,那一样活也少不了我们班。到了秋收时节,即不用我们整田平地,又不要我们播种插秧,只需要我们开着几台拖拉机跑点运输,自然而然工作量也就少多了。因此在这时,连队首长就交给了我们班一项翻晒稻谷的新任务。就执行战备生产任务的部队来说,翻晒稻谷虽然不用下田扛麻袋,搞搬运,可翻晒,风筛也不是一项轻松活白天要在太阳还未出来之前将收割回来的稻谷筛选去除碎草,并且摊晒好太阳出来以后又得顶着炎炎烈日来回的翻动凉晒到了晚上,还得及时将晒干后的稻谷进行风筛、装袋、入库。就这样,我们全班的战友们,往往一干就是通宵达旦。

11月旬的一天晚上,空中繁星点点,地面上海风阵阵。我们仍然像往常一样,正在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干着稻谷风筛和入库的活。到了深夜4点多钟,大家突然发现团里的北京吉普车一会一辆向营部开来。战友们都感觉有点纳闷,有战猜测说:这么晚了,小车一辆接一辆的开来营部,是不是那里出了大事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我想了想说:“可能是要打仗了吧!”因为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可以在大大小小的报纸上经常看到,越南追随苏联修正主义,自称为第三军事强国,悍然向柬埔寨发动了侵略战争并且还频繁地在我国广西和云南边境地区制造事端,打死打伤我国边防军民,驱赶我在越侨胞背信弃义,蚕食我领土,严重威胁到了我边防安全。我们中国政府已经多次对越南当局提出过强烈警告,但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者不但没听忠告,且对中国的善言相告置若罔闻反而还在变本加厉,中越边界地区的局势一天比一天紧张,中越之间已经从过去“同志加兄弟”和唇齿相依的友好邻邦转变成敌人,在中越的边境地区将会发生一场自卫性战争那是在所难避免的事了。

我们干了一个整夜,大伙实在是太辛苦,太疲惫了,战友们刚坐到操场边的水泥围边上,不一会儿就一个个睡觉了,可我那天却无法入睡,而是进入了一个沉思的梦乡。 

早在中学时代,除了学习过历史和地理之外,我还看过好几部反映越南人民抗美战争的电影,也在课余时间阅读过几本介绍越南人民抗美战争的书籍。那时,我印象中的越南是一个生长着很多郁树,面临大海的小国家。知道越南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中越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有着源远流长的传统友谊。

越南人民长期的独立革命斗争中,国政府和人民一直把支持越南人民的抗法、抗美斗争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国际主义义务,并且曾经向越提供巨大的军事经济援助。特别是在越南人民进行抗美战争的60年代和70年代初,我先后派出高炮、工程、铁道、扫雷、后勤等部队援越抗美,赴越南执行防空作战、筑路、架桥、构筑国防工、扫雷排雷及后勤保障等任务,我国有几千解放军指战员把生命中的最后滴鲜在了越南的土地。正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大力援助和无私奉献,才换来了越南人民取得了抗美救国战争的彻底胜利,实现了越南国家的南北统一记得当时越南人民领袖胡志明主席热情地称中越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

突然间,一辆北京越野吉普车风驰电掣般的开过了我们的大操场,将我从沉思中唤醒。

吉普车刚停到连部前,紧接着连队就响起了一阵紧急集合号我们班的战友们立刻跑步回到排打好背包,携带上武器,是最先一个赶到集合点的班组。连长集合好部队后,营里的周天兴教导员用他带着浓厚广东客家话的宏亮声音给我们传达了广州军区的命令。

我们143师除了留下个别连队和各个连队留下少量人员外,绝大部分人员都要开赴广西边防前线。我们营里的四连、五连、机炮连他们三个连队各连都只下留下了一个班。我们六连算是个留守连队,但是我所在的一排要随营部行动。

开赴前线的命令宣读之后,其它班排被就地解散了,整个大操场上只留下我们一个排在听周教导员的开跋动员,周教导员对我们说:前段时间中央军委召开了关于解决中越边境问题的有关会议,养兵千日,用在一朝,现在是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到了,越南当局在苏联霸权主义的支持下,公然侵略柬埔寨,还背信弃义,恩将仇报,又在我国边境地区频繁制造流血事件。这次我们开赴前线就是要去严惩越南小霸,保卫祖国的领土完整和边疆人民的安宁,维护我们伟大祖国的尊严。最后,427团的钟副团长对我们宣布“从现在起,我们整个部队都进入了一级战备,要做好严格的保密工作,任何人也不准外出;不准请客会客;不准给家人写通信、打准打电话发电报;不准私下谈论议论;不准携带写有143师或427团的书籍纸张上前线;凡有违犯战前纪律者,一定按照军事战斗行动的有关规定处理。你们要抓紧整理好个人物品,全幅武装随时随地准备出发。要做到走得动,走得好,不损坏一枪一弹,不丢不伤一兵一卒,不出任何事故差错,齐装满员顺利到达指定的边境地区。”

我们即将开赴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场,全排的战友们个个都是兴高采烈,都认为当兵能捞上打仗是自己的光荣和荣幸,根本就没有人去想打仗是要死人的那些事然而,确定被留下来的班排里的战友们,此时却闹开了锅,有的写强烈要求上前线的申请报告,还有的干脆直接去找去连长、指导员要求调到我们一排来,同我们一块上前线,整得我们的连长李子文和指导员罗帝旺一步都难以动弹。

我们1排的20几个弟兄在排长唐文华的带领下,经过一天的紧张准备,就基本上完成了一切准备工作,只等一声令下就可以马上出发了。

师、团、营里凡整个都调往边防的连队,都将自己饲养的猪呀,鸡呀,鸭呀,全部杀光,战友们餐餐都是大鱼大肉的吃,一时吃不完的,最后还带到了行军路上吃。然而,我们6连呢?因为连队的主体部分留了下来,就没有那么好的口福了。不过,虽然我们没能每天大吃大喝,连队里还是特意为我们这些即将开赴前线的战友们杀了一头大肥猪、宰了一些鸡鸭,像过大年一样丰盛的聚了一次餐。

我们连队里还召开了欢送我们一排开赴前线的座谈会会议上,李子文连长对我们大家说:“你们一排是我们连队的主力排,你们在完成战备生产任务中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为我们连队完成战备生产任务做出过巨大的贡献。特别是三班的同志们在操作各种农用机械的过程中技术精湛,在军事训练中也是连队里的示范班、尖子班,各方面都过得硬,去年还荣立过集体三等功,是我们连队的优秀班组。希望你们一排的同志们,到达边防前线之后,要继续发扬我们‘硬骨头六连式的连队’的好传统、好作风,用你们平时练就的过硬军事技术,在战场上多杀敌人,为保卫祖国边疆再立新功。”指导员也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我也很想和你们一块上前线,同你们一块真刀真枪的杀敌人,连队里还许许多多干部战士都想去,但是上级不让我们去啊作为军人我们只能服从上级的命令你们能作为我们连队唯一的参战排,到了前线后要为我们这个先进连队争光,替我们这些留守在南海滩上不能参加战斗的战友们多杀敌人。连队今年的秋收收尾工作你们就放心好了,我们这些留下来的人一定会加倍努力做好的!”

在这次座谈会上,我作为一排即将奔赴前线战友们的代表向连队领导表示了决心,“我们坚决服从上级命令,听从指挥,决不辜负连队首长和战友们的殷切期望,我们一定要在战场上个个争取杀敌立功!为保卫祖国,保卫祖国的西南边陲而不惜流血牺牲,用实际行动为咱们六连争光,用闪光的军功章向留下的战友们报喜!”

11月底,一个晚霞辉映的下午,太阳的余辉洒落到茫茫的田野上一遍火红,,犹如海滩涂抹上一层闪闪发亮的黄金顏色,一辆披戴着绿色伪装的解放牌军车驶入了连队。

我们排的全体战友们在排长唐文华的率领下正准备登车,连队留下来的战友们都聚集在汽车的后面为我们送行。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就要上前线的我们,还是被留守在南海滩的战友们,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依依不舍,惜别的眼泪禁不住一串串地流了出来。

我们还真舍不得这个生活过多年的南海滩、烽火角啊!在这片一望无际的盐碱地上,有我们抗击台风、勇战海啸,以心血和汗水垒成的几十里海堤;有我们用双手建造的一栋栋营房、一间间草棚;有我们以心血培植的一排排马尾松、冬青绿蓠和青草地;还有我们亲手种植即将就要收获的成片甘蔗。

我们更舍不得几年来朝夕相处、亲如兄弟般的连队首长和战友们。我的一位同时入伍的同乡(连队炊事班班长)紧紧地抱着我说:“好兄弟,战场上多保重啊!”就已经是泪水盈眶,再也说不下去了,我的眼泪也在如雨般地往下落。

记得,我在当天的日志里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晚霞辉映,金色的田野洒满了霞光,飞驰的汽车满载着战士们沉重的心情向难忘的南海滩告别。美丽的烽火角,你是我们多年战斗和生活的地方!尊敬的连队首长、亲爱的战友们,我们风雨同舟相处了一个个春夏秋冬,艰苦的生活磨练了斗志,同甘共苦中凝结了深厚地兄弟般友谊。历史将永远铭记史册!美丽的第二故乡啊?亲密的战友们,再见了!-----。”

队队披着绿色伪装的军车,有的拉着大炮,有的装载着战马,更多的是搭载着身穿草绿色军服充孩子般稚嫩的士兵,宛如一条巨龙在一望无际地灰红色南海滩上蜿蜒飞驰。快速的向着台城,向着广州急进。

我们大家的泪水也犹如泉涌般留在了那片曾被战友们戏称为:“天晴一把刀,下雨烂糟糟,螃蟹打地洞,老鼠出早操”的海滩地上,大家都把依依不舍的情感藏匿于心底,将仇恨遥寄到了祖国的西南边陲。我们一路都在高唱着“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的战歌,义无反顾地去迎接一场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在这个时候,我们谁也没有更多的去思考自己到底是生还是死,大家心里只有对南海滩、黑沙湾的念念不舍;只有能够有幸奔赴杀敌疆场的荣耀感、自豪感。那一张张血气方刚的年轻脸庞上,流露出来的是一股股神圣的光晕,在那一颗颗镇定自若的心灵里,透露表现的是勇往直前的英雄胆识。

《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一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一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南海滩地图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一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本人诗作 由著名书法家张永清书写
 

  《血在燃烧—对越作战回忆录》作者声明:

本纪实文学作品纯属于作者个人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文章中的人物与事件都具有真实性。未经授权同意,恕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478)|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