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二  

2010-08-25 18:31:49|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奔赴前线

         

车队在疾速行驶着,以沙石铺垫的路被军车扬起一道道烟尘,整个天空弄成混沌沌灰蒙蒙的,我们都被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那气势还真有点象唐代大诗人杜甫《兵车行》诗中所描绘的那样,车辚辚,马萧萧“尘埃不见咸阳桥”之韵味。

我们一路经过了台城、开平、高要、鹤山等地,只用了几个小时的急速行驶,部队就到达了广州市的沙河车站。大家下车在沙河兵站匆匆忙忙吃过一顿饭后,又急忙地登上了一列早已停靠在沙河火车站里挂有十几辆闷罐车皮和好几辆平板车的运兵军列。当时,我只是初略的观察了一下,十几辆闷罐车皮挂在列车的前部,车皮装载的全部是我们427团的官兵,军列尾部的那几节平板上装载着穿戴有草绿色伪装网的汽车和大炮。

随着一声汽笛长鸣,列车发出带着节奏的咣当、咣当的声符向前行驶了。

我们排和营部的战友们同座在一闷罐车箱里。上车后,战友们大家都将自己的背包打开,在冰冷的车箱铁皮底板垫上一层草席(蒲草编织的凉席),再铺上白布垫单,就一个紧挨着一个,基本上人人都能够躺下来休息了。只是闷罐车箱里仅有的两扇推拉式的大铁门,为了行车中的安全,上级规定要关闭起来。

车箱门被关闭后,整节闷罐车箱就剩下了几处小小的窗户可供几十人透一点点空气,真有点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列车驶出美丽繁华的广州市之后,一栋栋摩天高楼,一串串闪烁彩灯,一排排街景绿荫就漫漫消失在夜幕中。

军列一路绿灯,经过韶关后就进入到了湖南境内,途中几乎没有停留过大约是当天晚上12点多钟,我们到达位于湖南南部的郴州火车站,列车才第一次停了下来。下车出站,我们在郴州兵站吃过一顿夜餐后,排长唐文华给全排传达上级指示说:列车需要在郴州站停留2个多小时才能走,我们乘座的列车所停靠的站台是专门用来停泊军列的,站台上不会有其他的旅客,战友们可以在站台上自由活动一下,吸吮点新鲜空气,活动活动肋骨,但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离车箱太远,别让其它行驶的火车伤着自己。

当我得知列车要在郴州站停留那么长时间时,有一个念头突然间浮现到自己的脑海里。

我们这次是突然开赴广西边防前线的,出发时,部队又不让我们大家写封家信,就是到时候自己万一牺牲在战场上,家里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我不是有个堂兄就在这郴州火车站工作嘛!如果能在这里碰见堂兄该有多好呀!于是,自己特意在站台上来回走了好几个圈子,可就是没见到堂兄的影子。正在这个时候,恰巧有个约40多岁的铁路老工人,头戴着大圆帽,身穿蓝灰色铁路工作制服,肩膀上还挎着一个白色的工具袋,一手拿着一支手电筒,另一手拧着一把长手柄小铁锤从我身边走过。

我非常有礼貌的给老师傅敬了个军礼,老师傅见到有解放军战士给他行军礼,就停下脚步问:“解放军同志,你有事要找我?”我说:“就想向老师傅打听一下,你们郴州火车站里有个叫徐年松的吗?”老师傅迟疑了一会儿才回答,且又是反问的说:“有!你是他的什么人呢?”我如实地告诉了老师傅,我是徐年松的堂弟弟,现在我们部队就要上广西前线去打仗了,想拜托堂兄给家里捎个信。老师傅很热情地告诉我,他跟我堂兄是比较要好的朋友,还说,我堂兄就住在这个站台对面的那栋机务段的宿舍楼里面我们这列车火车离堂兄所住的宿舍还不足30米,过了十几股轨道就是我堂兄所住的宿舍了,堂兄他住在宿舍的二楼。老师傅十分关切的对我说:“你们这列军车要在这里停很长一段时间,你可以去你堂兄那里亲自说一句呢!”。 

与老师傅告别后,我认真的观察了一下,对面不远处确实就是一栋二层的铁路职工宿舍楼,宿舍楼里有好几间房子还亮着灯光,估计堂兄他还没有休息。此刻,我就暗暗地作出了一个有点冒险的决定,越过这几列车,去找到堂兄把自己已经上了前线的消息告诉他。不为别的,就想让堂兄为我捎带给父母几句话“自己现在已经上前线去了,如果是万一要是回不去的话,儿子以后就不能孝敬二位老人了,请老人家和兄弟妹妹们原谅!并请两位老人家不要太悲伤,国家和地方政府会关心照顾烈士家属的,希望父母要为自己的儿子能够为祖国捐躯而感到自豪!”(这话其实也就是战前留下遗嘱的那几名话)。可是,虽然说从站台到那栋车站宿舍的距离那么近,但是中间隔离的是10几股铁道,那些钢轨上又停泊了好几列车火车,要跨越过去又谈何容易呢?人就必须要从车皮下面钻过去才行。当我钻越了第一列火车,正准备钻进第二列火车车底的那一刻,这列火车突然就缓缓地开始启动了,吓出我一身大冷汗。顿时,脑子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我可不能再钻车底了呢!否则,要是自己被火车辗死在这里,别人又不知道你堂兄在这个火车站工作,谁晓得你是去找堂兄!还是想临战逃跑,弄不好死了还要被误认为是个逃兵!死得活该!想到这里,我再也不敢钻越列车了,只好乖乖地,也是一万个不情愿地又退回到了站台上。2个多小时过后,我们所乘坐的军列又开始向前开进了。

列车经过桂林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当我们透过闷罐车箱的小窗口向外望去,只见群山迭障,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嶙嶙山峰,石骨突兀,怪石嶙峋,巧夺天工,宛如那鬼斧神工所琢就,在晨光的照射下,直冲云霄。峰峦叠耸,气势磅礴,天水交融,闪金耀银,群峰辉映,光彩夺目,一尊尊胜似神女玉雕般奇幻玲珑和袅娜多姿,奇迹般地耸立在蓝天之下,连绵于碧水之间。难怪书本上赞美桂林山水甲天下呢!战友们个个都想争抢到窗口前一饱眼福,那些占不到窗口的战友们也在神奇山水的诱惑下,顾不得那么多上级规定不规定了,干脆将车箱两侧的大铁门都拉开一个大口子,尽情地观赏着这道南国的胜景。我们人人都被那如诗如画般的山水所陶醉。同时,也在心中暗暗下定了要誓死保卫这祖国美丽山河的决心。

第二天的晚餐,我们是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市吃的,吃过晚餐部队返回到军列后,列车继续向南行驶。一路上经过了崇左县、宁明县等地。不过,列车到了这一段铁路线上,总是开一程又停一阵,行进的速度很慢,主要原因就是往返于这条铁路干线上的军列实在是太多了,一列列满载坦克、大炮和武装部队官兵的火车在争先恐后的向前奔驰,一趟又一趟返回的空车皮又要抓紧往回赶,再去运载其他的参战部队。直到第三天的凌晨,我们所乘坐的军列才终于到达了位于广西前线的中越边境小城——凭祥市。

凭祥市地处祖国南部,素有"祖国南大门"之称,西南面与越南的谅山接壤。离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和越南首都河内均为160公里左右。

11月23日晚,列车驶入凭祥北站刚刚停下,团里就通知要我们排长去开紧急会议。于是,唐排长把组织下车集合的任备交给我就走了。这时,我对一班长郑松林和二班长袁爱初说:现在大家都认真地收拾背包,认真地捡查一下各自携带的武器装备和个人物品,按照一、二、三班的顺序开始下车。一班长郑松林是广东汕头人,二班长袁爱初则是湖南株洲市人,他们两位班长都是72年底参军入伍的,比我当兵要早2个年头,在日常生活中我也特别的尊重他们两位老班长。因此,作为同是排里的班长,我们之间关系都相处的非常密切。在台山时,连队将我作为“干苗”来培养,让我几次参加师教导队培训学习,连队进行军事训练时,又经常让我担任训练示范班班长。就军事技术方面来讲,相对来说我要比他们强一些,再加我当兵前就是农村大队里为数不多的几名高中毕业生之一,因此,在文化方面也要比他们多读过几天书。所以,每当唐排长不在时,排里的工作一般都是委托给我,时间久了,大家也就都习惯了。全排按照顺序下了火车后,我又组织大家整理了一遍各自携带的武器装备和个人物品,就让战友们都坐在背包上休息等待唐排长的回来。

20多分过后唐排长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位穿“四个兜”的首长。(当时我军部队没有军衔,战士与干部的区别就是在军衣上面,战士的军上衣只有两个口袋,而干部的军上衣则是四个口袋)唐排长下达口令:“全排起立,向右看齐,向前看,立正!”然后,向随同来的那位首长报告。唐排长告诉我们,“这是我们连队的黄副连长”,并请黄副连长作指示。黄副连长对我们说:“同志们一路辛苦了,我代表广西军区边防1团16连来接大家回家,请同志们跟我走吧!”在黄副连长的带领下,我们全排一个接着一个走出了火车站,来到一辆解放牌汽车前,待我们全部登车后,汽车又顶着黎明前的夜幕向大山深处进发了。在汽车行驶了一阵子之后,我才突然发现,与我们一块从南海滩来的营部和其他兄弟连队的战友们怎么没有跟我们一起走呢?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二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99)|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