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法卡山战斗中不该遗忘的“英雄”  

2010-09-30 13:29:51|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1年5月5日至6月31日发生在我国广西边防前线的法卡山之战,已经过去快三十年了。近三十年来,法卡山的英雄事迹被广为传播,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英雄的中华儿女前赴后继,为保卫边疆,建设边防建功立业。

每当人们提到法卡山之战,大家就会津津乐道广西军区边防三师九团二营(法卡山英雄营)的英勇事迹。每当人们说到法卡山战斗,战斗英雄梁天惠的名字就会如雷贯耳,让人想起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向我开炮!”的英雄形象。

英雄二营的英勇事迹不宜置凝,英雄梁天惠的英雄形象无可否认。可是,当时的法卡山之战,并非是一个小范围内的战斗,参加这场攻防战的部队也远远不止九团二营一支部队,许许多多的部队都为守卫法卡山立下过不朽战功。法卡山上的英雄也不只梁天惠一个人,还有更多和梁天惠一道英雄顽强、殊死搏斗的将士。英雄二营只不过是所有参战部队的一杆旗帜,“梁英雄”也只不过是无数英雄人物的象征。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太多的没当上英雄而确是“英雄的部队”;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太多的为法卡山立有赫赫战功的“无名英雄”人物。今天,我所要讲述的是边防三师九团一营一连和一营一连代理副连长许炳古的英雄事迹。其实,这也只过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一两列而已。

一营和二营同为边防三师九团所辖的兄弟营,他们都是在同一时间秘密开进法卡山战区的。只不过是一个负责法卡山主攻和守卫,另一个作为备攻和担任各项保障而已。在犬牙交错的战场上,特别是在敌人对法卡山地区狂轰滥炸的炮火下,要穿越“生死地带”向阵地运送物资,实际上比坚守阵地还要更辛苦、更危险。九团一营一连就正是这样一支部队中的代表,一连在夺取法卡山的进攻战斗结束后,于第一时间里开始了向法卡山3号阵地运送水泥构件的工作,他们白天将水泥构件从那宽林站扛到上黎村庄后山,晚上又从上黎村庄后山送上法卡山。从上黎后山到法卡山山路险峻,仅有一条小道可走。这一段山间小道就是越军炮兵标定的目标炮击地段,越军设在嘉幕山的观察哨能看得清清楚楚,只要敌人看到这里有人活动,炮弹就象下雨般的飞来,因此,这段山路曾被称之为“死亡地带”。一营的勇士们每天要扛着上百斤的水泥构件不分昼夜往返于死亡之路上不知多少次,许多官兵都倒在了前送的炮火中。甚至还有的虽然没有被炮火击中,而是因为劳累过度也献出了年青的生命。一连二排四班副班长张青云同志的牺牲就是其中的一列,5月10日他是在扛着水泥构送往法卡山的途中倒下的,从此就再也没有醒来了。构件材料送到阵地上,还必须构筑成工事,在敌人炮火中构筑工事其危险性是可想而知的,白天构筑工事目标明鲜不能干,只能晚上摸着黑夜进行,敌人又进行夜间偷袭,于是,修筑工事的人员就是敌人首先打击的目标。5月15日晚上,一营一连的一个半班就是在法卡山4号阵地上修筑工事中而基本全部存难的。这天晚上,越军以加强营的兵力偷袭法卡山,一连在阵地构筑工事的战友们与守卫4号阵地上的5连官兵同生共死,坚持到弹尽人绝,最后个个都血染法卡山,他们的英勇事迹同样气吞山河。

5月16日清晨,在法卡山4号、5号阵地失守之后。一营一连的代理副连长许炳古,受命于危难之中,带领13人的突击队(敢死队),冒着敌人如雨般的炮弹向3号阵地增援,他们和梁天惠所带领的6连一同打退敌人对3号阵地的进攻后,又极时组织了对4号、5号阵地的的反击。在对4号阵地反击中,代理副连长许炳古和一班长郑水生各带领一个班分两路在机枪手李素的掩护下向4号阵地实施攻击。途中被敌人发现,6连连长梁天惠通过步谈机及时请求了我炮兵部队的增援,在强烈炮火大量杀伤了敌人由5号阵地向4号阵地的增援后,1连的突击队员和6连连长梁天惠所带的两名战士共计17名勇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夺回了4号阵地,并将没有歼灭的残敌从4号阵地逼到5号阵地上。后又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许代副连长又将前来送弹药的一连8班的人员留下加入到了突击队伍中,突击队伍壮大了,他们又充分利用我方炮火的压制效果,迅速杀入5号阵地,将5号阵地上的敌人大部分歼灭,余敌见大势已去,只好放弃了最后的防守,连滚带爬向法卡山南侧下山溃退。突击队员们又迅速占领有利射击位置,以猛烈的轻火力射向溃逃的越军,部分越军在后撤的过程中被追击的火力消灭而陈尸疆场。至此,法卡山上被越军偷袭所丢失的两个阵地又回到了我军的控制之中。

法卡山4、5号阵地的反击战斗,是整个法卡山防御战中最为激烈、最为关键的一次战斗。应该说,一连代理副连长许炳古及他所带领的突击队在这一次战斗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都是法卡山上当之无愧的英雄。然而,许炳古只立了一等功,一连的所有突击队员谁也没的当上英雄,当时我心里就一直有些纳闷。今天,把它写出来,只想告诉后来的人们,法卡山之战中还有一个临危受命代理副连长许炳古;还有一营一连13名冒着如雨般的炮弹与敌人殊死搏斗,勇夺4、5号阵地的勇士。还有更多地为守卫法卡山而不惜牺牲,甚至留尽了最后一滴血的无名英雄。也希望后来人们在赞颂法卡山“知名英雄”的同时,不要忘记法卡山上所有的“无名英雄”们!不要忘记为保卫法卡山作出过贡献的所有部队!让真实的法卡山战斗场面永存我军光辉的史册。

本文原创作者为:资水依人(一个曾经参加过法卡山战斗的老兵)

 

 

附件:当时的九团一营一连代理副连长在27年后的回忆录,(注:回忆录由本文作者在语法用词上作过部分调整和修改)

 

亲历“五、一六”法卡山攻防战

许炳古

 

   我是1987年元月转业离开广西边防部队回地方工作的,时隔20年, 2007年10月底,我有幸重返广西壮族自治区凭祥市夏石镇的“法卡山”烈士公墓。看着躺墓地里的154位27年前与我朝夕相处、浴血奋战、为保卫祖国领土完整而壮烈牺牲的战友们,顿生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心里是特别的难受。我在叹息这160位(因南宁烈士陵园还有6位)年轻的生命如风消散,也在叹息与这座烈士陵园遥遥相望的原边防3师9团原团部早已是人去楼空、风景不再。曾经的激情燃烧岁月早已逝去,长眠九泉之下的英灵又有多少后来人在怀念?

当我在法卡山守备连官兵的陪同下再度登上法卡山时,俯瞰那些自己非常熟悉的山岭峰峦,总感觉此时此刻的法卡山要矮了许多。难忘27年前,在这块侠小的骑线点上,中越双方竟然有865条生命战死在我现在站立着的这一带的几个山头之上。

回首往事,我的心情更是难以言表!

1981年初春,刚入伍的新兵们也与1979年一样被直接分配到了连队,我们边防9团各连都组建了新兵排。我被安排在1连新兵排担任排长。1981年2月18日的农历春节刚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又接到了团部命令,要我参加由团侦察队副队长等人组成的对敌侦察五人小组,担任战前观察越军侵占我法卡山地区的兵力部署、工事构筑及活动规律等任务。我们这次侦察共计历时50多天,在此期间,我亲眼看到了越军隔三差五跑到浦六德高地(457高地)一带对我军进行观察,并开枪威胁我放牧的边民,他们还经常使用班用轻机枪从法卡山3号高地上对我国境内进行火力侦察。一日,五名华侨被越军从3号高地上驱赶过来,大约走了50米左右就被地雷炸死了两人,三人带伤回到祖国怀抱,经我们紧急抢救之后送交给了凭祥市华侨救护中心。

在我方通往法卡山的边境小道上,广西军区的独立师3团侦察队早于80年12月和81年元月初经过二次现场侦察,已隐蔽排除了越军在我巡逻通道上埋设的两个雷区。我们到达之后,又先后8次配合独立师3团侦察队执行越境侦察任务,基本摸清了越军在法卡山地区的兵力部署、工事构筑、火力配置及活动规律等等情况,为后来我们成功地收复法卡山奠定了坚实基础。

4月25日,我奉命撤回归建后,马上又参加了团里组织的对法卡山510高地实地勘察演习、明确了任务、进攻路线、后勤及救护等等事项。 4月27日,我又带领1连新兵排的战友们前往510高地上构筑前线指挥所。任务完成以后就是战前动员教育,准备武器弹药,为收复法卡山战斗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

5月3日零时,五辆解放牌军车开进了连队操场,我们分别乘坐着汽车利用拂晓前夜幕作掩护秘密开进到法卡山战区。连队是在板旺村的板列下的车,再徒步进入到510高地北侧山脚下集结。5月4日,我们连又转移至510高地南侧凹部待命。

5月5日5时40分,沉睡的法卡山突然被隆隆的炮声惊醒,兄弟部队的小炮群对准入侵我法卡山的越军据点开始了猛烈炮击。6时10分各大炮群也全部打响了,大炮群对准法卡山周边越军的纵深目标进行猛烈轰击,密集的炮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打得整个法卡山地区不停地在颤动。强大的炮火不但摧毁了越军在法卡山上构筑的各种工事,有效地杀伤了入侵我法卡山一时还来不及躲避的越军人员,同时也拉开了法卡山收复战的帷幕。稍后,我军炮火延伸向纵深实施压制,我们团2营4连的战友们立即向法卡山主峰3号高地发起了冲击。7点55分,4连就一举全部夺回了被越军侵占的法卡山3、4、5号共3个高地。进攻战斗结束之后,2营4连随即又转入了阵地防御。

我所在的1营1连担负法卡山和叫卡山的前运后送后勤保障工作。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运送水泥构件到法卡山和叫卡山阵地上修筑工事。5月5日下午我们在运送构件路上遇见到从法卡山下来的三名战友,他们还扛着一挺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轻机枪、弹链,还有一具40mm火箭筒及几发40mm火箭弹。我们连队白天将水泥构件从那宽林站扛到上黎村庄的后山上,晚上再从上黎村庄后山往法卡山上运。上黎村庄后山至法卡山仅有一条小道,它是我们往返法卡山的必经之路,在白天越军设立在嘉幕山的观察哨能把这段小路看得清清楚楚。因此,这一段山间小道也就成为了越军炮兵早就标定好的目标射击地段,大家将它称之为“死亡地带”。我们每天都要扛着上百斤的水泥构件冒着遭敌人的炮火袭击,一趟又一趟地往返于这段死亡路上。有一次,我们全排刚刚到上黎村庄水沟边的一块菜地旁,敌人的一发130mm迫击炮弹就落到了地面上,弹丸像犁田一样翻滚着,幸亏炮弹没有爆炸,要不然我们全排会有一半人将即刻成为烈士!

我们运送水泥构件时,基本上是力气大点的一人扛一根,力气小一点的二人抬一根,作为排长的我,都是带头一人扛一根。昼夜不停地连续扛啊、抬啊,全连官兵肩膀都被磨破了,衣服和血迹沾在了一起,战士们硬是咬紧牙关坚持着。5月10日这天,我们连2排4班的副班长张青云同志终因劳累过度,壮烈牺牲在扛抬构件的途中。他是我们连队在法卡山战区牺牲的第一位战士。

水泥构件扛到法卡山3号阵地北侧时,那里有一段40度斜坡的山路,非常难以行走,必须前拉后推才能把一根根水泥构件搬运到4号阵地上去。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我们在建筑构件工事,我们得晚上将构件运上去,还必须在拂晓之前安装盖上并且伪装好。可是等到一天下来,坚固的水泥工事还是被敌人的炮火炸得支离破碎,堑壕也全部被炮火填平,在整个阵地上找不到一条完整的盖沟和一个完好的隐蔽洞,就是小小的猫耳洞也很难保存下来。可想而知,敌人炮火之猛烈和对阵地的破坏之严重程度了。可以这样说吧!只要敌人对我阵地进行一轮炮击,我坚守阵地的官兵伤亡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也正是在这样的险恶环境中,我们英勇的将士们完全凭着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在有限的空间里求生存,硬是顶住了敌人各种炮火的轮番轰炸和多次连、排规模的偷袭,牢牢地守住了阵地。

5月12日晚上,坚守法卡山的2营4连后撤休整,阵地防御任务移交给了5连。6连作为预备队在510高地附近待命。我们1连在上黎村至那宽林站一带待命,2连在上黎水沟上游叫卡山山脚一线待命,3连也从宁明的师部工地返回到上石火车站附近为阵亡的战友们挖好墓穴后,正在向法卡山战区前指靠拢。

5月15日晚上,我奉命带1排到法卡山的4号阵地构筑猫耳洞。在未上阵地之前,我同连长许宏、指导员荣日谦商量,如果把全排20多名战士都带到4号阵地上施工,阵地就那么一点点大,加上5连坚守阵地的人,人员密度就太大了,施工作业也展不开,敌人的炮火又那么凶猛,炮弹砸下来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人员伤亡。于是,我建议将全排分成两个轮班,上半夜和下半夜轮流上去干。许宏连长同意了我的意见,上半夜由我带2班半个班和3班先上去,下半夜再由二排长胡志元带1班和2班另半个班上去。我们这个晚上的任务是要在4号阵地前沿用水泥构件构建造2个猫耳洞,上级要求我们必需在天亮之前完成任务并伪装好,否则会引来敌人炮火的轰炸。22时,我带着的14个人正在4号阵地施工作业时。越军突然以猛烈的炮火轰击法卡山、叫卡山和浦六德几个阵地。一轮狂轰这后,法卡山3、4号阵地的交通壕大部分被炸平。我们1连的战士们从炮弹炸飞埋盖到身上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又要继续施工时,发现工事已遭遇严重破坏,我本人的左膝盖和小腿三处受伤。负责守卫阵地的2营5连三排长苏开华在炮击中牺牲了。第一轮炮击过后,敌人的炮火向我后方延伸了,法卡山的3、4、5号阵地相对平静。此时,我们又重新开挖,还得抢在天亮前完成任务。到了零点过后,越军的炮火对我后方实施封锁,炮弹打得越来越密集了,特别是对510高地、上黎沿路封锁得更加严密,我们排要上山来换班的另外一半人员也没法上来了。

前沿阵地上忽然间陷入的异常平静,让人感觉很压抑,一种军人对职业的敏感,让我感觉很不对劲,我在不断地向阵地前沿进行观察,也在不断地提醒5连的哨兵要提高警惕,注意敌人动向。就这时,我发现有两个哨兵有睡觉的现象,叫醒后问他们,在5号阵地上你们有多少兵?他们说有一个班,另外在4号至5号鞍部有一个潜伏组。为确保阵地安全,我又去到5连指挥所告诉了邱潭安连长阵地上有哨兵睡觉现象的情况,邱连长听后很生气,马上就委派通讯员去查哨。当我离开5连指挥所返回到4号阵地前沿时,正好碰上了来换我下班的二排长胡志元同志。我问胡排长,我排的兵上来没有,胡排长说“敌人炮火封锁得太严,兵暂时上不来,连长要你们的一班长郑水生视情况再带上来,现在我上来了,你就先下去吧”。我很不情愿地把二排长带到了两个施工点上进行交接,当我把接人员暂时上不来的情况向二班长卢秀保和三班长王安生说明后,俩位班长都很爽快的回答了我,“我们一定会服从二排长的指挥。请排长放心!坚决完成任务!”我说你们不能下去,那我也不下去了。最后还是二排长带着很严肃的口气说:“老班长,你不相信我?连长叫你下去,说不定还有其他任务呢!”考虑再三,我还是听了二排长的。临走之前,我又跑到3号阵地5连副指员陈维林那里借了14块压缩干粮,并讲好第二天上阵地后还给他。把14块干粮分发给了排里在阵地上的战士们,每人给了一块,还把剩余的半壶水也留给了在阵地上的战友,就带着战士陈延国下山了。下山的路上四处弹坑累累,平时在浦六德两头设立的暗哨也不见了,我要陈延国端枪与我拉开距离,我们很快就通过了那段死亡地带,来到上黎后山的背敌面,稍停休息抽支烟,并指着旁边的一具越军尸体说:“这可能是昨晚偷袭时被打死的吧!”话音还未落,法卡山阵地上的机枪就激烈的响了起来,回头一看,各种枪械的弹道映红了整个法卡山。此时,许宏连长在呼叫我的对讲机,我快步跑到上黎村庄连队指挥所,对着许连长就是一顿无名火,并对一班长郑水生不问青红皂白一顿臭骂。许连长好言安慰,并主动承担了未叫郑班长换班的责任。因我在担心留在阵地上的十多位战友,时不时自言自语地说:“完了,山上那14位战友全完了!”接着就听到许宏连长在说,5号阵地失守,4号阵地危在旦夕,要我们大家不要离开,随时待命执行任务。这时,我的泪水不知不觉地往下淌,战友们也都像热锅上的蚂蚁,全都在挂念着山上那14位兄弟的情况怎样、阵地如何。不一会儿,我们就看到了山上的一批批伤员和烈士遗体被运送下来。

16日6时20分,许宏连长向全连宣布了一道上级的口头命令:“命令1连1排排长许炳古为1连代理副连长,1连1班长郑水生代理1连1排排长”。许连长又说:根据对敌斗争需要,现由代理副连长许炳古同志负责组成突击队增援法卡山阵地。命令被不拆不扣地执行,临危受命的我从地上捡起一支伤员的冲锋枪举在手中喊道:“是共产党员和不怕死的跟我来!”一下子,全连几十号战士都向我靠拢了,我不能要这么多!只好要了1排的人和2排的几个骨干组成了一支14人的突击队(敢死队)。

6时40分我带领着突击队员冒着敌人密集炮火的拦阻,到达了法卡山主峰3号阵地上。当我再次看看自己仅离开过几个小时的阵地时,所见到的惨景要比在79年经历的自卫还击战中所见到惨烈得多。两米多深的堑壕及所有工事都被炸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硝烟气味。战死的人体组织、枪械弹药碎片,整个山头上随处可见,保存完整的烈士遗体极少,真是惨不忍睹。

3号阵地的主峰上,只剩下两三名战士卧到在一个个烈士的遗体之间苦苦地抗击着轮番冲击的敌人。3号阵地北侧的短洞内外,聚集着一群身负重伤和照顾着伤员的士兵。在整个阵地上也只有这块弹丸之地,才是敌人炮火打击不到的死角,在这里除了伤员和几名救护人员,还有我们1连的一门60mm迫击炮,炮手叶付文同志正在操炮向4、5号阵地上射击。我就用鼓励的语气对叶付文说:“打得好!打得好!”“你先打4号阵地,我们马上就向4号发起反击!”

这时,2营6连连长梁天惠跑了过来问我是谁,我告诉他,我是1连代理副连长许炳古。他就自我介绍说:“现在只有3号阵地还在我们手里。我是六连连长梁天惠,情况很紧急,我们得马上组织反击4、5号阵地。”我问他:“你的兵呢?”他说:“伤的伤,死的死,剩余的都散在阵地上了!现在阵地上就我们俩人是最高指挥员,我是连长,你们都听我指挥吧!”我领会我军的战斗条例,也就无条件地服从了。我要代理排长郑水生把突击队员们都叫到靠近一些,当着13名突击队员的面,直接布置了反击任务和战法:命令1班的机枪手在3号东南侧占领射击位置,等我们实施冲击时将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我和郑水生各带一个班人(5-6人)分两路向4号阵地实施反冲击。六连长梁天惠带着他的一名通讯员和一名步谈机员在我们后面跟进。

当我们的机枪一打响后,敌人火力很快就被吸引过去了。此时,因敌人火力太凶猛,我机枪手不幸负伤了,当我看到他用手按住肚子,又在解开急救包进行自我包扎的情况后,正准备另派人去接替他,可他却对我摇了摇手,表示不让战友去替换。这名机枪手就是我们的1班副班长占李素同志,他硬是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独自一人顶住了敌人的火力,掩护我们从两侧向4号阵地发起冲击。4号阵地上的越军发现我们的企图后,就以密集的火力封锁着3号阵地至4号阵地之间的鞍部位置,封锁的火力十分凶猛,我们突击队难以通过,进攻受阻。此刻,随着跟进的六连连长梁天惠见状,就及时地要步谈机员呼叫炮火支援,一阵强有力的炮火压制射击过后,我们充分利用炮火打击的效果,向4号阵地实施佯攻。4号阵地的越军一面还击一面也在呼叫他们的炮火增援,我方炮兵群又立即对敌人的炮兵阵地实施压制打击。就在此刻,从5号阵地上约一个排的越军企图快速增援激战中的4号阵地,阻止我们的攻击。又是梁连长带领的步谈机员再次紧急呼叫炮火支援,我方的100mm迫击炮对准4、5号阵地之间的鞍部地段又进行了五分钟的拦截射击。企图增援4号阵地的那股敌人在我拦截的炮火中被吞噬。炮火延伸之后,我们17位突击队员立即对4号阵地展开猛攻。顿时,战局瞬间发生了转机,4号阵地上的顽敌已经是人疲弹乏。当我们在炮火的掩护下强势冲入4号阵地东南侧时,守敌的意志也就全线崩溃了,他们不得不且战且退向5号阵地龟缩。我们在追击中又毙敌三名,余敌撤退至5号阵地上。此时,时间大约为7时28分,我失守几个小时的法卡山4号阵地又被我们突击队从敌人手中夺了回来。

重新占领4号阵地后,我在阵地的东南侧发现了先天晚上在阵地上担负施工的二班长卢秀保和3班战士管玉安两位战友的遗体,在管玉安同志的遗体旁边还横躺着一名腰间插着手枪的越军死亡军官,手枪被我缴了下来后,我再仔细看了看我们这名当年才入伍的新兵管玉安同志时,他满身全都是血,下巴也被打掉了,手中还抱着一挺班用轻机枪坐式靠在残壕边。

4号阵地被我们一举收复后,5号阵地上的越军也在我方强烈炮火的打击中伤亡惨重,战斗力大减。正好在这个时候,我们1连8班的战友们向4号阵地运送弹药来了阵地上,他们卸下弹药后又加入到了我们这支突击队伍之中。四名越军企图阻止我们向5号阵地的攻击,他们冒死在4、5号阵地之间的交通壕内埋设地雷,被我们发现后全部当场击毙。我们扩充后的突击队经过短暂调整后,就继续向5号阵地发起了攻击。5号阵地的越军在后退也是死,抵抗也是死的情况下,只能是背水一战。于是,双方再次以密集的火力进行互相对射,越军炮兵也对3、4号阵地进行疯狂的炮击,把我们压制在4号阵地上的残壕内。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必须尽快拿下5号阵地,否则越军一旦增援人员上来,反击5号阵地就更加困难了。我们通过6连长的步谈机再次请求炮兵火力支援,密集炮弹不断地落在5号阵地上,一阵猛烈地爆炸不但摧毁了越军的防御工事,也有效地杀伤了5号阵上越南顽军的有生力量。5号阵地上的越军最终在我方的多重打击之下,抵抗的火力也越来越微弱了,他们面对我们的步步逼近,只得放弃了死守,连滚带爬地向法卡山南侧的山沟中溃退。我们突击队乘机迅速冲入5号阵地,并占据有利射击位置,以猛烈地火力扫射着溃逃中的越军,大部分敌人在溃逃中被我们追击火力击毙而陈尸疆场。8时许,法卡山的5号阵地也重新回到我们突击队的手中。

在向5号阵地的攻击途中,我又发现我们的3班副班长王有山同志壮烈牺牲在4号、5号之间的鞍部上。

5号阵地夺回以后,我们就迅速抢挖防炮工事及掩体,寻找弹药进行补充和收捡后运烈士遗体。为防止敌人进行炮火报复,突击队除在5号阵地上留下三名观察哨外,其余突击队员全部撤到4号阵地上。在返回途中,当我们经过3班副班长王有山烈士牺牲的地方时,他遗体不见了,只见到在他牺牲的那块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炮弹坑。

突击队人员撤回到4号阵地之后,大家拼着命地抢挖完成了工事,身子也来了困意,我们的突击队员们实在是太累了,就坐在刚刚挖掘出来的战壕内休息。我便顺手从腰间摸出那支从敌人军官身上缴获来的手枪,看了看,又并将敌人的手枪与我的手枪比了比,两支枪并无两样,都是中国制造。这时,有一名战士很是好奇地从我手中拿了过去想看过仔细,不幸失错扣动了板机,将另一名战友的小腿击伤了。就为这件事,如今我都还在十分懊恼呢!

入夜时分,我们除留下3班长王安生带着他的3班班留守4号阵地防御之外,其余约两个班的兵力又进入到5号阵地一带组织防御。晚上7时5分左右,敌人从浦六德南侧向5号阵地实施火力侦察,我们有一名新兵不懂就回敬了一个点射,结果招来了一轮疯狂的炮轰。炮击过后,我们大家从泥土里爬了出来,竟然幸运的无一人伤亡。过了十多分钟后,我们后方的大小炮群就以猛烈的炮火实施了还击。事后我才得知,这是越军企图趁天黑和我们夺回阵后还立足未稳之际妄想再次组织反扑,却被我炮兵兄弟们的炮弹打得支离破碎,剩余的敌人也就没有能力再敢来夺取法卡山了。在这一夜里,我们的炮兵还多次向5号阵地东、西、南三个方向发射照明弹,以方便我们观察阵地前沿的敌情。

5月17日早上,我们又从5号阵地撤到4号阵地防御。回到4号阵地之后,我一直没能见到先晚留守4号阵地的三班长王安生同志,经一番寻找后,才在4号西侧的战壕内发现了他的遗体。他是被枪弹击中头部而壮烈牺牲的。

8时许,有部队陆续上来换防,可是我们1连的人没有换。到中午12时,我又接到上级通知说:我军依照国际惯例通知越方组织不超过50人的收尸队,打着白十字旗,不带武器,到法卡山阵地前沿收拾越军战死的士兵遗体。要我们不要开枪。两小时过去了,越方并没有来阵地前收尸,然而我们却接到了上级通报说,在越方班瑞村方向有马达声,命令我们前出观察一下。我在观察中发现,越南的一个小村庄旁边的一棵大榕树下有2辆坦克炮口正在直指我4号阵地开炮,两发穿甲弹击中了我4号阵地上的一个屯兵洞,才换防来到阵地的五名战士和两位排长当场壮烈牺牲。我方85mm加农炮也立即使用穿甲弹进行还击,敌坦克见势不妙企图逃跑,却在运动中被我方炮弹击伤。也是在这时,我和通讯员陈延国同志在阵地的一个拐弯处被敌人打来的炮弹爆炸后的冲击波震得神志不清,胸闷咳嗽。因此,也给我终生留下了耳鸣的后遗症。

下午15时,我们才接到上级命令凯旋,法卡山阵地由3营9连全部接防。我们把4、5号阵地交给9连之后,大家带上自己的武器弹药,撤离了法卡山。

回到上黎村庄后,我并没有去连部,而是回到了我的1排驻地。我深深地知道,此时此刻,我们1排战友们的心情是何等的悲伤和难过!这一仗打下来,排里损失了一多半,战友们都在呆呆地看着那些出发前的背包和烈士们的遗物,个个都沉默无语,有的人还在不停的掉着眼泪。营里领导在连长、指导员的陪同下来到了我们1排慰问,当他们看到20多个背包还在,但幸存的战友就只剩下十来个时,营、连领导的心情也十分的沉重。还是教导员强忍着悲痛,带头与幸存的战友们一一握手,并问候大家辛苦了,其他领导也同样重复着向这些幸存者一一问候。在这个时候的我们,没有一句豪言壮语,只是一个个都低着头,欲哭无声。在我们大家的心里人人都很明白,我们是踩着自己战友们的遗体把阵地夺了回来的,我们能活了回来,那是多么的不易啊!我们对得起祖国,对得起人民,也尽了一个军人应尽的责任。同志们在含着眼泪互相安慰着,互相鼓励着。炊事班的战友给我们送来了好酒好菜以示慰问,可尽管领导们反复地动员我们要吃好,才能补充好体力,以历再战。可是,我们1排的战友们谁也无暇顾及,领导们就一个一个地做工作,大家仍然是无动于衷。此时此刻,只有我心里最明白,我们这些昔日朝夕相处的战友们,都习惯在吃饭时全排把饭菜打好后围在一起进餐。可现在有十多名战友没能回来,叫这些活着的人怎么能吃得的下去呢?营、连领导们走后,我就叫大家把牺牲和受伤战友们的饭碗都拿了来,都倒上酒、装好饭、点燃香烟,大家一同呼喊着一个个烈士的名字,敬请他们九泉之下与我们共饮胜利酒。至此,大家的心情才稍微轻松了一点,端起饭碗慢慢地吃了起来。我边吃着饭一边跟大家讲,吃完饭后我们马上整理装备,收拾烈士的遗物和伤员们的背包,准备转移。饭后,活着的战友们人人都不分班组争着去为烈士们清理遗物,为负伤的战友整理背包和物品去了。

5月18日早晨六时左右,我们连从上黎村庄转移到那丁村庄里进行休整。20号又抽调到师前线指挥部担负保卫工作,还负责保卫着一台炮兵先进雷达的任务。6月份,我们再调往541.2高地组织防御。7月份,又调到叫卡山组织防御,8月15日晚上,我连在叫卡山2号阵地组织防御时,遭到了敌人特工偷袭,4排战士周关明同志又壮烈牺牲了。

在法卡山战斗中,我所在的1连从5月初开赴战场到9月份撤离战区,总共牺牲了13位战友,有23名战友负伤。

三十多年过去了,法卡山攻防战中那些惨烈的战事,就像一个永远不会磨掉的烙印,它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在这场战争中,让我痛失了那么多情同手足的好战友和好兄弟,他们的英灵永远的留在了南疆边关,永远留在了法卡山那块祖国的热土上。他们将是我一生的牵挂,一世的怀念。

今天,无论世人如何样去评价整整十年的对越自卫战争,当年的我和我的战友们听从军令,慷慨地走向战场,都是在坚实履行着一个军人对国家的忠诚。神圣的法卡山啊!你留下了我们无怨不悔的血色青春。

作为法卡山战斗的亲历者,作为曾经担任过“5、16”反击战中敢死队队长的我,为有那段不平凡的经历感到骄傲和自豪。作为战争的一名幸存者,我有责任和义务还原法卡山收复战的历史真相,也有责任和义务为所有为保卫法卡山战斗中流尽最后一滴血的烈士们及他们的英雄壮举而高歌,让烈士们的英雄事迹永垂青史、激励后人。

 

《原创》法卡山战斗中不该遗忘的“英雄”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副连长许炳古同他的战友们在法卡山3号高地后侧 

 

 

《原创》法卡山战斗中不该遗忘的“英雄”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许炳古、郑水生在阵地上 
 
 
《原创》法卡山战斗中不该遗忘的“英雄”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本文作者与许炳古等战友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335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