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七  

2010-10-14 15:34:19|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炮台山遇险

 

 

1979年2月20日,我们排在平而关191高地西北侧的预备队待命点上,为更加有效地防止敌人的炮火袭击,各个班都主动地将猫耳洞继续进一步挖深和加宽。我们仿照着煤矿工人挖煤的办法,从附近山坡上砍来了一棵棵松圆木对洞内进行了打撑加固,以防止炮火击塌,猫耳洞也就被这样改造成为了短洞。战友们又从山上割来了一捆捆蕨鸡草(有人叫它飞机草)垫在洞中,我们大家心里都在想,今天晚上蹲在猫儿洞里再也不用像只虾米一般弯着睡了,人人都有了一块小地方可以躺下来好好地睡上一觉。

大家苦干了一天,到了下午5点半钟,连队炊事班的战友为我们排送来了热饭热菜,战友们都拿着饭碗在旁边的稻田里的脏水中洗了洗,刚装好饭菜正准备美餐一顿时,突然间连队的命令来了,要我们排紧急集合立即出发。这时,我们全排30多名兄弟谁也没有再顾得上多吃一口饭,立即就携带上各自的武器装备跑步来到公路边,上了营部派来的那辆带着伪装网的解放牌大卡车。汽车一路向着凭祥市方向一路疾驰,大家谁也不知上级要调我们到哪里去,当我们路过凭祥市附近的一个村庄(竹牙村)的时候,公路上有一群小孩们你追我赶正在闹得十分开心,当我们的汽车靠近他们时,孩子们都停了下来,站在公路边高声的呼喊着“解放军叔叔好!”“解放军叔叔辛苦了!”看到这些聪明可爱的孩子们,我们大家都从各自的挎包里掏出压缩干粮抛到公路上,让孩子们追赶着汽车捡饼干吃,孩子们被我们逗得个个都挺高兴的,我们也乐了。

我们乘坐的汽车过凭祥市时,天也暂暂的变黑了,这时,汽车又掉转车头开着大灯向市外开去。大概是晚上的7点多钟,我们来到了叫隘边防连(15连)驻地。当我们下车后,我才看到我们营长早就站在操场上等我们呢!排长曾立权把我们集合好向营长报告“营长同志:16连4排奉命按时到达,请指示!”当时,营长只给我们讲了两句话,“同志一路辛苦了!”“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即去接防11连的阵地!”我们就跟随早已站在一边的向导出发了。

初春时节,南疆边境的夜色特别阴沉,整个大地就像被宠罩在一口大锅底下,一遍漆黑。我们是第一次来叫隘,对这里的地形一点也不熟悉,也不知道向导要带我们去的哪个山头,也记不清楚我们那晚走多远。我只记得当时大家一个跟着一个,一会儿翻山一会儿钻沟,所行走的大部分地段没有路,基本上是在一片片荒山野岭间和当地边民的木茹地中穿行。我们班虽然说人多,但武器装备也要比别的班多很多,每个战士除了携带各自的武器外,都配备有两基数发子弹,(冲锋枪300发,半自动步枪150发)4枚手榴弹,三天的压缩干粮,防毒面具和修筑工事用的小镐头、小铁铲。班里另外还携带有两箱手榴弹,两箱子弹,8发40火箭弹,每个人的平均负荷都在40公斤以上。一路上的奔跑没有一个不摔跤的,摔倒了爬起来又跟着队伍前进,副机枪手凌其仁是78年3月份才从广西靖西县入伍的新兵,个子虽然比较高大,但体力却很差,扛着一大箱子弹不小心就把脚扭伤了,这时,机枪手李漠交本来就扛着一挺机枪又将子弹箱接了过去,我和第二班长蒋祥忠同志两人轮换背扶着这个150多斤重的新兵在没有路的山间疾进,汗水就像下雨一样不停的往下淌。大约晚上的9点来钟,我们爬到了一座遍地都是弹坑的山头上,看到这里的堑壕里有我们的战友,我估摸着这一定是我方的一线阵地了。在这座山头上,我见到了11连的连长,他也是同我们一块从广东台山战前调到边防一团来的。同他握过手之后,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得出来,他并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他呢?他以前是我们143师429团的一个步兵连队的连长。那时429团驻轧在广东台山县的塘美,1975年初春,我们在师南塘新兵集训队结束训练之后,我所在的那个新兵连的干部们都是429团的,我们的新兵班长曾旭民(湖南泠水江人)则是429团2连的班长,所以我们整个新兵连都被分配到了429团搞春插,我所在的那个新兵排去的429团的2连,连队住在靠近团部才几百米的一个草棚院落里。记得有一次全团组织看电影,他们那个连队还跟我临时去的2连比赛拉歌,结果他们连拉输了,他铁青着脸,就当着全团官兵的面在高声的教训起自己的战士。就这么一次短暂的谋面,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75年的春插任务完成后,我们全部新兵又由师里重新进行了统一的分配,我被分到了427团的6连,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没想到几年之后,竟然在这异国他乡的阵地再次见到了这位有点儿火药味的老连长。

来到阵地后,曾立权排长要全排原地待命,并对我说:“11班长,我们俩去看看阵地吧!”我就同曾排长跟随着这位老连长,一路从1号高地到3号高地全都看了一遍,整个阵地成斜一字形排列,三个高地一个连着一个,1号高地上设有11连的连指挥所。说它是指挥所,其实只有一个比猫儿洞大一点点,用园木支起来的小隐蔽部,这个隐蔽部还没有我们在平而关挖的猫耳洞宽敞呢!隐蔽里面安装了一部直通营指挥所的电话机。1号高地上的堑壕基本上全被炮火打平了,人站进去还不足膝盖深,整个阵地上遍地弹坑累累,可以看得出来这里是越军炮弹袭击的主要目标。听11连连长介绍说,他们连队19号早晨有一个班围在一起开会布置任务被越军射来的一发82迫击炮弹给炸了,全班大部都牺牲了,几个活着的也都负了重伤。11连在这个高地配有一个守卫排和一个预备排。2号高地,如其说它是高地,不如说它是一道连着1号高地与3号高地的山梁,山脊的高程与1号高地差不多,比3号高地要低一点,山的顶部地势较为平缓,长满了半个多人高的冬毛草,沿着山脊有一条临时行走踏出来的小路,在这个高地上没有任何工事,11连也只在这里放置了一个加强班的潜伏哨。3号高地是这里的主阵地,它是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中法战争时期法国人建造的一座古炮台(军用地图上的坐标为48748),古炮台位于高地的最顶部,全部是大青石、青砖砌成。经过几天战火后的法国古炮台,基本上已经是面貌全非,早已被我军进攻的加农炮弹打得七零八落,体无完肤,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和遍地的断砖碎石。不过在3号高地上围绕着古炮台还有比较完整的堑壕和交通壕,另有10米长较为完好的越军用园木建成的A形工事,堑壕壁上到处都有猫耳洞,估计这些猫耳洞是我们11连的战友们重新构筑的。只是原来越军所修建的一些隐蔽部,已经大部都被炮弹打垮,一截截被炸断的园木残体随处可见。看完了阵地,我和曾排长在返回1号高地的途中,曾排长问我,“11班长,你看排里怎么部署呢?”我说:“你带9班在1号高地上,10班半个班放到2号高地上,还有半个班同我们班一起去守3号高地好吗?”“那不行,我们俩个还是不要分开好,我们要活一块活,要死也一块死。”曾排长认真的说;“那好吧!我们11班人多就负责1、2号两个高地,你就要9班、10班两个班去守3号高地好了。”我们一边相谅着,一边与11连的战友们打着招呼,不一会儿就回到了1号高地上。曾排长带上9班10班去3号高地布置任务去了,我也安排第一副班长陈胜光带上3名战士去了2号高地进行潜伏,又把剩下的10几个人沿1号高地四周布置了一番。天气实在是太黑了,隔上几米的距离就什么也看不清了,我只能捉摸着我们上山的方向肯定是我们的后方,其它三面都有可能是敌方,为此,我把班里人员分成两人一组绝大部都放置到了前面的三个方向上,并要求每个组一人值班,一人负责修筑工事,不但要将全部战壕挖深加宽,还要求在各自的位置上挖出一个射击掩体和一个能够防止敌人炮火袭击的猫耳洞。我们的人员到位后,11连的战友们也就全部开始撤离了阵地,曾排长也随11连最后撤出阵地的人员回到了我们班那个1号高地上。

这一夜里,我们排的战友们尽管大家都十分疲惫,又饿又喝又泠,可谁也没有闭过一下眼晴,上半夜大家轮换着修筑工事,下半夜都伏在战壕上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我们每个人都心里很明白,这里已不象在平而关的191高地那样了,在平而关的阵地上与敌人之间还有一条界河隔着,可是现在我已经是站在三天前还是敌人的阵地上了,而且是越军才在这里丢下了几十具尸体,敌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进行反扑,如果稍有疏忽,牺牲了自己那是小事,丢掉了我们的烈士们用鲜血打下来的阵地才是大事!我和曾排长俩个人就更是十分担心了,初来乍到,敌情不太明了,我们又是一个排接替了兄弟连队一个连队坚守的防御阵地,能否顺利煞过此夜?心里没有底。没办法,我们俩个人只好自己辛苦一点,在1号高地和3号高地之间来回着查岗查哨,不断地提醒战友们一定不能打瞌睡,天太黑了看不见就用耳朵贴紧地面听动静,如果敌人炮击时,除留下观察哨外其余人员马上进入猫耳洞。好不容易才等到天边出现了鱼胆白,观察的视线也要好许多,我们一直提着的心也稍微放松了一点。就在这时,我和曾排长刚刚从3号高地查哨返回经过2号高地快接近到1号高地时,越军的炮弹突然向我们的3个高地如雨一般的袭来,一发发82迫击炮弹带着流光在我们的阵地爆炸着,整个阵地一遍火树银花,金蛇狂舞。我同曾排长顶着敌人的炮火也借助着炮弹爆炸发出的亮光快速运动着,当我们接近1号高地一侧时,我清楚的听到,“嘘---”的炮弹飞行的声,“不好了,卧倒!”我高声的喊叫着,我们俩几乎是同时顺势卧了下去。霎间,一发82迫击炮弹就在距离我们俩不到5米的地方爆炸了,巨大的爆炸声震得我们两眼直冒金星,只觉得耳朵嗡嗡在作响,炮弹爆炸后扬起的小石块和尘土一个劲的向我们炸来,尘埃洒满了全身。幸亏我们卧倒的地方比炮弹爆炸的炸点要低那么几十公分,也幸亏我们卧倒得及时,因此,我们俩谁也没有受伤,真要感谢苍天保佑,如果这发炮弹离我们再近点,或者说我们卧倒再漫那么一秒钟,也许我们俩人都得到马克思那里报到去了。就这样,我们俩又继续冒着敌人的炮火返回到了1号高地指挥所。正在我们要准备组织阻击敌人可能会发起的反扑时,从我们的正后方上来了一队人马,他们携带着测量用的标杆和仪器,天惭惭有点亮了,我们能看得清楚他们是自己人,当他们来到我们跟前时,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们就是我们在台山时82迫击炮连的指挥排长带着他们的兄弟们上来了呢!在台山部队时427团的82迫击炮连是我最为熟悉的一个连队,82迫击炮连队的文书陈显伟和四班长毛政友都是与我一块入伍的同乡,在新兵连的时,我们都在同一个班学习和训练,后来新兵分配,我们那个新兵班就有4个人(毛政友、陈显伟、陈立辉、许世军)去了82迫击炮连,还有两个去了师直单位,1个去了2营部当号兵,只有我和李祝林两个人去到了步兵连队里,李祝林被分配到1营2连,(自卫还击战时他去了宁明的板栏)我被分配到2营6连。就为了这个,当时我还一直都想不通呢!为什么全班十来新兵,去的去师直属单位,去的去团炮兵连,怎么就我们两个人去步兵连?说句实在话,当时在新兵班里论文化我应该是最高的,我是高中毕业后才入伍当的兵,班里的大部分战友都是初中毕业,论军事训练的成绩,虽然说自己在班里算不上是最好的,但绝对也在前3名之列,怎么命运就样对自己不公平呢?我所去的6连,是广州军区和师、团里的先进连队,后来还被评为“硬骨头六连式的先进连队”,连队不但生产任务十分繁重,而且军事训练抓得也特别紧,就连环境卫生什么地方都得成线,营房里的草皮一周都得修剪一两次,连队的干部战士们特别的辛苦。就这样,每到星期天,只要能有点空我就去82迫击炮连找他们几位老乡发发牢骚、散散心。几个月以后,我被连队送去了南塘教导队(师教导队)参加骨干培训,回到连队后就担任了副班长。到了那时我才明白,其实,我去了步兵连队也不比他们差些。第二年底,我在连队又当上了班长,不过,那时老乡陈显伟也做了连队的文书,毛政友也当了班长。在台山的几年里,我们几个老乡事往都江堰市比较密切,一有时间不是我去他们连队玩,就是他们来到我们连队聚在一块聊天,拉拉家常,就这样,82迫击炮连的许多干部战士我也就认识了。自卫还击战前,82迫击炮连本来是同我们一列火车来到广西军区边防一团的,到边防后他们连队更新了装备,由原来的82迫击炮换成了100迫击炮。这天,指挥排长带上来的这一队人马,我都认识好几个呢!特别是他们的那个指挥班班长,他广东海康人,名字现在记不起来了,我与他是一块在南塘教导队里参加骨干学习培训时的学员,只不过那时他在炮兵中队,我在步兵中队吧了。

100炮连指挥排来到1号高地后,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很快就架设上了仪器,开始喊口令了。一组组测量出来的精确数据随着他们的一声声口令,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传回到了炮阵地上,不一会,我们的炮火就在敌人的阵地上炸开了,雷鸣般的炮声惊耳欲聋,炮弹炸起的一股股乌黑地浓烟在敌人的高地上翻腾,掀起的滚滚尘埃也在随风飘荡。我军发射的炮弹不偏不倚地沿着敌人的一道道防御战壕爆炸,来不及躲藏的越军被爆炸的气浪将尸体和碎片掀上了天空。紧接着各种枪声仿佛炒爆豆般响了起来,我团五营攻打叫隘越军6号、7号、8号高地的战斗正式打响了。

敌人盘踞的三个高地与我们所处的1—3高地,正好是面对着面,距离大约在800米左右,中间夹着一遍农田和一个越南的小村庄。我方的炮火准备打了大约半个小时,除了100迫击炮,还85加农炮也在我们阵地的左后侧的一座山头上向敌方阵地上进行直射。越军的6号高地上有几大圈新筑成的堑壕,那里是叫隘对面(那行地区)越军的第二道防线,我炮兵部队的炮弹可以说打得特别的准确,任敌人的堑壕怎么弯曲,我方的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发发都命中到敌人的堑壕里,那气势、那威力就像是要将整个6号高地撕裂、粉碎一样,既惊心动魄,又蔚为壮观,比起看电影、电视里那一个个虚构的战斗场面要壮观得多,看得我们个个两眼睛直发呆。当时,只恨我们没有一挺高机枪或者重机枪的,要不然我们还可以用火力支援五营的战斗呢!

我们的炮兵兄弟开炮之后,敌人的炮兵就哑巴了。半小时后,我方炮火集中到了7号、8号高地,从6号高地山脚下传来了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后,紧接着突然吹起了冲锋号,五营几百名官兵分别从正面和右翼两个方向向6号高地发起了突击,只听到枪声和炮声响成一遍,仅10多分钟的功夫,五营就全歼了6号高地之敌并沿着山梁向7、8号高地追歼逃敌,总共才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全部结束了战斗。就此,我们所守卫的阵地也就变成了二线阵地。后来,我听五营的战友们说,在这次战斗中,我团五营不但全歼了三个高地上的守敌,还在敌人的8号高地后面打掉了越军女兵的一个82迫击炮连。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七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血在燃烧—对越作战回忆录》作者声明:

本作品纯属于作者个人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文章中的人物与事件都是真实的。未经授权同意,恕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306)|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