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八  

2010-10-24 17:05:54|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乘六”连长

    

敌人的6、7、8号高地被我军攻克之后,担任进攻作战的我团五营也停止了追歼,并由进攻转入了全线的防御战斗。这时,驻守在我那行地区的越军已经大伤元气,整个战场转入了少有的平静状态。

中午1点多钟,100迫击炮连的文书陈显伟带着他们连队炊事班的人员为他们指挥排的战友们送中餐来到了1号高地上,真没想到能在异国它乡的阵地见到昔日的挚友。我们自从去年十一月底在台山分别之后,虽然乘坐的是同一列火车来到边防凭祥的,但因为他们连驻扎在凭祥市区,我们排则去到了几十公里开外的平而关,从此,几个月来,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一次面。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之后,100迫击炮连一直在那行地区配合五营的军事行动,他们亲历了2月17日攻打一至四号高地那场十分残酷而惨烈的战斗。此时此刻的挚友相逢,他告诉了我许多之前我并不知道的新闻和故事。

我们守卫的这3个高地,那是2月17日五营和十一连的战友们用无数的战友们用生命夺来的,特别是在我们阵地右前方那一大片稠密的竹林山里(4号高地)更是洒满了我们无数战友的鲜血。

自去年11月底,我们从台山的143师来到驻凭祥的广西军区边防一团后,有相当一部分连队被拆散后像我们排一样被补充到了边防的一线连队。有的去了宁明县方向的边防1营,他们主要驻守在板栏和爱店等地区的十万大山里;有的被分到凭祥市友谊关方向的边防2营,主要驻守在友谊关、金鸡山、凤尾山及油隘等地;有的去了巴口、叫隘、平而关方向的边防3营,我们排就是被分到这个方向中的一部分;还有的则去了龙州县方向的边防4营,主要分配在春秀、水口、科甲等边防一线连队及龙州县城附近的机动连队;其它大部分人员则是组建了广西军区边防一团的机动部队。5营及各个营里的机动连队、机炮连都是由我们台山来的部队人员组建而成的。五营实际上就是在台山时我所在的那个营,19连是4连,20连是5连,炮连是机炮连组成的,只是因为当时我们六连大部留守了南海滩,过来后的我们这个排又去了平而关,因此,五营的21连是我们台山时的427团一营的一连组成,再加上当时营、连人员编制增加,还有一部分台山时的428团、429团的人员和驻湖南南湾湖的142师一部分人员也编入到了5营。但5营的营部实际上还是台山时我所在的那个营部。我们的老教导员周天兴在5营任教导员,4连的指导员张新民被提升为5营的副教导员。

 2月17号清晨,五营和十一连奉命攻打叫隘对面(那行地区)的一至四号高地,战斗打得非常之艰难和残酷,攻守双方都十分顽强,一个志在必得,一个寸步不让,一个勇往直前,一个死守不退,敌我之间都将鲜血洒在了同一遍黄土地上。激战从早晨一直打到下午7点多钟,我军才最后拿下了4号高地“竹林山”。战斗中,敌人凭借坚固完备的工事和密密麻麻的竹林拼死顽抗,我部5营伤亡惨重,19连连长卢龙成,还有同我一块当兵入伍的老乡唐启扬,同我一个班在广东台山南塘教导队学习过的战友蔡周兴(20连8班副班长)等一大批好战友、好兄弟都在这里血染疆场,流尽了他们的最后的一滴热血。听到这里,我的眼泪禁不住簌簌的往下落,有这么多曾经熟悉的名字,有这么多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他们就这样默默地永远地离我们了,怎么能不让人犹如刀搅一般的疼痛呢?特别是卢龙成连长,他可是我最为敬慕和崇拜的一位连首长啊!

卢龙成,广东省潮安县人,他是一位64年入伍的老连长,我从新兵连队被分配来到427团6连时,他就已经是我们连队的副连长了。他个子瘦小,大约是一米六多点点,黑黑的肌肤,说话宏亮又带着点潮汕话的音调,走起路来疑似一阵风,全身上下都充满着一股子朝气。卢副连长,在我们连队虽然是个带有“副”字号的连长,可他管的事还真的不少,连队里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爱去过问。不论是军事训练还是生产劳动,也不管你是排长还是炊事班的战士,只要他看来不顺眼的事,就要高声大叫的批评一番。我刚当兵的那一年,我们生产部队的机械化程度还相当之低下,生产劳动的方式方法基本与当地农村种田差不了多少。除了翻地用的是东方红拖拉机,比当地生产队先进一些之外,平整土地用的也是水牛。插秧、拔草、施肥、收割全都要靠人工去做,与当时的农村生产队并没有啥两样。可是我们部队里的要求比农村要严格得多,插秧时,拉着尼龙绳子插,要求不论横、竖、斜三个方向都要插成一条线,插秧株距和行距规格为四乘六,也就是说:四寸的株距,六寸的行距,即不能过大也不能过小。我们连队总共种植着1000多亩水田,为了赶季节不误农时,每名战士每天的工作任务要插一亩多田,天还没亮就要下到田里,一天三餐有两顿饭都在田间吃,一般情况下都要到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到连队吃晚餐。一天干下来,我们的战友们个个连腰杆都伸不直。任务太重,就少不了有些战士们为了快点完成任务,能早点收工回去,就要将靠近田边上的株距插密一点(按照规定插),到中间就插稀一点(超过4寸的株距)。可是,每当这个时候,我们的卢副连长身上总是常准备着一把圈尺,那壶不开提那壶,专找稻田中间量,谁插的要是超过“四乘六”的规格,都少不了要被他饱饱地训斥一大顿,不骂得你哭鼻子不放手。在我们连队,除了老连长、指导员比他官大些他不敢批评,其它人没有一个不被他训斥过的。因此,我们全连的干部战士都觉得他过于认真了(有点刺),有老兵就在背地里给他取了个绰号,“四乘六”连长。日子长了,我们全连的干部战士们在背地里,从来就没管他叫卢副连长了,都称他为“四乘六”。每当我们在田间劳动或是进行军事训练时,只要有人喊“四乘六”来了,谁也就别敢再马虎。

卢副连长的爱人带着两个孩子家住汕头地区的潮安农村,大一点的小孩那时约六、七岁的样子,小的才两三岁。那个时,广东汕头地区的农村生活特别艰苦,农民生活大都靠地瓜(红茹)为食,每年生产队分配的那么点点粮食还吃不到几个月就没有了。每当家中断粮后,他爱人只好带上两个孩子们来到我们部队混口饭吃,可我们的卢副连长每次都只能让她们住一个月就一定要赶她们娘儿们回老家,(当时部队有个规定,干部家属每年来队探亲假期只有一个月)爱人不愿回去受饿,每次来部队时,总是欢欢喜喜的来,打打闹闹着走。有时候,我们战士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同卢副连长说:“副连长,你就由她们娘儿吧!不要硬赶她们回去了,你爱人在农村带着两个小孩生活实在是不容易啊!我们战士们每人少吃一口不就行了吗?”但他还是不行。到现在看来,好像是卢副连长没有上点人情味,可在当时的那个年代里,他也是为了执行部队里的纪律啊!在我们那支部队里,与卢副连长一样情况的还有很多呢?

其实,我们的卢副连长也并非是一个冷面无情的人,他也十分地体贴我们的每一个战士。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我在机械班当班长的时候,我们每天天还没亮就得开着农业机械(手扶拖拉机、机耕船、插秧机、播种机等)下地干活,春耕时节南海边的天气很寒冷,一大清早起来柴油被冻结了,拖拉机、机耕船等机械设备都点不着火。卢副连长每天早早地就来帮我们摇车,因为他身较为单力薄,一般都发动不了,可他却对我们说:“我就帮你们摇热点,让你们在发动时也少花点力!”

有一天中午,天空突然黑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水被海风席卷着扑面而来,我开着机耕船在远离连队2公里开外的田里平整土地,雨水将身上全都淋透了,初春时节气温很低,我全身都打了鸡皮疙瘩,冻得浑身忐忑颤抖。这时,卢副连长走了过来,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身上穿着的雨衣披在了我的身上。我说:“不能这样,您是连首长,您年龄大,我年轻人没关系的,还是您自己披上吧!”他硬是不行,不管我怎么说就是要我穿上,眼看着卢副连长消失在茫茫春雨中的背影,我感动得禁不住热泪和着雨水一块往下淌。

还有一次,那是一个周六的傍晚,我开着机耕船收工回来路过营部时,营部边上有一座钢筋水泥拱桥,我们都叫它“田头桥”,钢筋混泥土结构的桥体向上突起,桥头的两面都有坡度。说句实在的,那时我们的工作真的是太辛苦了,连队里仅仅是周六晚上,才能允许大家自由活动下,可以玩扑克下下棋。本来那一天,我耙地收工时间就很晚了,连队早就开过晚餐了,我也是想早点回去吃完饭可娱乐一会儿,机耕船开的很便快,上桥后过完桥面下坡时,看到船体有点儿靠左了,想向右面打点方向,我先是拉左面的操作杆,船体向左面走,感觉有点不对劲,就急忙拉右面的操作杆,船体更加向左面跑,(机耕船行驶时上坡和平路是正方向操作,下坡因为贯性运动是反方向操作)一刹那间,我就连人带船一块冲到了3米多高的桥底下,幸好机耕船没有翻,人也没伤着。本来这时候,自己就吓了个半死,碰巧被营里的副营长看到了,他跑了过来,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臭骂,说我是怎么开车的,“是思想问题”,我顶撞说:“副营长,您搞错了,这是技术问题呢?”(那个年代讲究政治思想领先,什么事都得往思想上挂)我这一顶撞,副营长就加更火了,越骂越来劲,“你这班长带的兵开车转弯挂6挡,你自己开车也往桥底下钻,这还不是思想问题是什么问题?”原来,就在几天前,我们班里有名战士也是在营部边上转弯处把拖拉机开进河沟里去了。 “副营长哟,拖拉机没有6挡呢?”我又说了一句,弄的副营长都快跳了起来。此时,我们的卢副连长听到了骂声就带着我们班的兄弟们开着拖拉机过来了,他一边指挥着拖车,一边把我拉到一边说:“三班长,你别理他,这副营长是个疯子”,就这样,是我们的卢副连长帮我解了个大围。事后,我们这位也特别爱训人的卢副连长不但没有批评我,反而还安慰我,“没伤着吧!以后多注意点就行了”。

1977年,卢副连长被调到本营的四连任连长,刚好四连的号兵是我很要好的同窗同学,又一块应征入伍当的兵。四连与我们连队相隔非常近,直线距离还不到200米,只是两个连队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沟。每逢星期天休息,我也常去四连玩,每次去到四连连部,卢连长都热情的和我打招呼,拉家常,并管我叫“老兵”(当时我虽然是超期服役,但比我兵龄长的还多的是,我们班里就有三分之一的是72底入伍的老战士),有时候卢连长还留下我在他们连队吃饭。久而久之,就连四连的指导员张新民也叫我老兵了,直到多年后我也当了指导员,张指导员己经是边防三师的政治部主任了,还一直管我叫“老兵”呢!

卢连长和我有着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战友之情,在我的心目中,他不但是首长、是领导,更是一位好兄长。当听说他是2月17日下午带着连队在攻打4号高地(竹林山)时不幸中弹牺牲的消息后,我伤心极了,天呀!你! 你怎么就没长眼睛呢?多么好的领导,多么好的战友就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我们!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卢连长,您就好好安息吧!您的仇19连的战友们会给您报,我们原台山6连1排的弟兄们也会给您报的!”

卢连长牺牲之后,19连的战友们在代理连长刘华东的指挥下与五营其它连队一块硬是在敌人的强烈火力顽抗下拿下了4号高地,全歼了竹林山守敌,完全彻底地摧毁了越军在那行地区的第一道防御线。

还有我的老乡唐启扬,他是在夺取了1号高地后再向2号高地运动过程中牺牲的,为了去抢救他,先后又牺牲了两名战友。

我们的卢龙成连长,2月17日早晨带领他的19连,与11连和5营其他兄弟连队一起攻克了敌人的1至3号高地,在清剿完残敌之后,11连随即转入了对这三个高地的阵地防御,19连在卢连长的带领下马不停蹄的继续向前推进了。2月17日上午9时许,19连担任着攻打敌人4号高地(竹林山)的主攻连。4号高地位于3号高地的右前方,别看4号高地比1号、3号高地要低很多,山上也没有象3号高地那样坚固的永备性工事,但4号高地上竹树成林的地理环境,山上除了满布恶竹千竿之外,还有近半个多人高的茅草和丛生的荆棘。高地山坡陡峭,地形由为险峻,敌人又从山腰到山顶,密密麻麻密布设着大大小小30几个暗堡,还修筑了易守难攻的环形战壕和坑道,整个阵地十分隐蔽,一眼看去,只见满山竹林,发现不了工事,进攻的炮弹落入竹林丛中基本上失去了杀伤能力。所以越军也自以为其地形有利,工事齐全,企图拚命负隅顽抗。卢连长带领他的19连曾多次从正面次发起进攻匀受阻,连队伤亡惨重,战斗持续到了下午,卢连长在再次组织的进攻中不幸头部中弹牺牲。直到下午6点多钟,因卢龙成连长的牺牲及该连伤亡过大,5营才不得不重新调整进攻步署,将主攻4号高地的任务交给了一直在距离4号高地600米开外隐蔽待命的21连。21连受领任务后,迅速组织了以欧光足排长带队的突击分队,该连在19连和20连的共同配合下,并于下午7时许一举终攻克了竹林山,全歼了4号高地上守敌。

正当我同陈显伟聊得最香甜的时候,他们指挥排的战友们早就吃饱了,他也得抓紧时间下山去了。他们还有一些没吃完的剩余饭菜,他问我要不要,我说当然要,我们这些兄弟们也是一天多时间没吃东西了呢!我们一个排从平而关那么老远的地方来到这几个阵地上,每人除了带有三天的干粮和一壶水外,并没有配备炊事人员给做饭。而且,在这阵地上到处都埋葬着敌人的尸体,这些死尸都是17日那天早晨打死的,11连的战友们只简简单单地用炮弹打的弹坑掩埋了一下,掩埋的都很浅,有的还能看见露出来的脚手及头部,随着几天来的日晒雨淋及夜间野狗的翻吃,一遍触目惊心,十分的恐怖。尸体腐烂后散发出来的臭气熏天,气味相当难闻(这是我一生中闻到过的最难闻的奇臭味),成群的苍蝇围绕腐尸盘旋。阵地上的我们个个都是头晕目眩,只想呕吐,再加上我们携带的那壶水早就喝光了,谁还能啃得下那761式压缩饼干呢?于是,我接过了他们的那些剩饭、剩菜、剩汤,全部混合到一起,沿着堑壕给每位战友每人分了一小勺,分到最后,我自己一粒米饭也没得到。

我们全排在那行地区的1、2、3号高地上,整整呆了两天两夜共计50多个小时,到22号晚上九连派人来接了防,我们又是摸着黑夜撤回到叫隘边防连队。回到9连的营房后,9连炊事班的兄弟们已经为我们做好了可口的饭菜,那些从越南公安屯的鱼塘里用炸药包打捞来的塘鱼,让我们个个吃得也真是够香的了。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八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凭祥市匠止烈士陵园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八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连长卢龙城烈士墓碑(匠止1区1排14号墓)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八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连长卢龙城烈士生前照片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八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老乡唐启杨烈士墓碑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八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战友蔡周兴烈士墓碑
 
 

 在此致谢高润清战友昨天花了大半天时间去拍摄上述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65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