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二  

2011-01-15 16:13:43|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地高楼

  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让我最为敬慕和崇拜的战斗英雄莫过于“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梁英瑞了,这不仅仅是他有像董存瑞一样舍身炸雕堡的伟大壮举让人敬慕,更是他那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更使人折服。记得在对越自卫还击战后的广西军区边防一团的庆功大会上,曾有一个低吭和悲嗯的声音在高歌着一首普通而朴素、壮烈而伟岸的高楼之歌,那就是梁英瑞烈士的英雄事迹报告——《高楼起於平地伟大出於平凡》。

梁英瑞烈士是广东省化州县合江公社北岸大队人,1954年出生,1973年1月入伍(实际是72年底),197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3月2日,他在攻打广西宁明县桐棉公社板栏地区的542高地的战斗中,舍身炸毁敌人雕堡而壮烈牺牲。牺牲时系广西军区边防1团5营20连的战士。牺牲后广西军区党委给追记了一等功,中央军委授予他“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

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梁英瑞与我都是广东台山的143师427团(54225部队)同一个营里的战友,我们相互之间都比较熟悉。那时,他所在的连队(5连)与我所在的连队(6连)之间只隔着一大遍稻田。梁英瑞当兵入伍的时间比我早,但去到427团的时间差不多是同时,我听说过,他以前在师直喷火连当过“喷火兵”,又在师部的造纸厂里当过锅炉工和造纸工。1975年初,我们部队进行过一次较大的精简和整编,当时,有许多师直单位被撤编了,许多当兵长一点的都复员了,当兵时间较短的战士大都下到了各团的连队里,梁英瑞就是在那个时候来到了427团2营的。我们营里有三个步兵连和一个机炮连,步兵连队都在种植水稻,只有机炮连在种植甘蔗。那时候,我们种植水稻的方法还比较原始,机械化程度非常低,插秧、拔草、施肥,收割样样都离不开战士们的一双手,梁英瑞同志的左小臂因在造纸厂工作时被烧伤过,烫掉皮肤的左手经常会被锋利的稻芒割出一道道血口,伤口被感染化脓后,黄水和鲜血长时间不断地往外渗透,又痛又痒,连队领导上说是为了照顾他,就让他负责放牛,那时我们每个种水稻的连队里都都养着几十头水牛,用来耕地用的,后来,又调他给连队里喂猪,我们的每个连队里都养有几十头大肥猪。梁英瑞在到部队里,先是从当“工人”到当“农民”,又从当“牛倌”到当“猪倌”。可以说,我们生产部队里的那些重活、累活、脏活他样样都干过。凡是在生产部队呆过的老兵们都知道,往往做这些重活、累活和脏的人,在军事技术方面的学习训练自然就没有别的战友们那么多,因此,在提拔骨干时也就没有份。几年过后,不要说同他一块当兵的战友早就成为班长、排长,就是我们这些比他当兵晚一两年的也有好多当上班长,甚至有个别的也当上了排长了呢?当然,像他一样情况的在我们那支执行战备生产任务的部队中,已经六、七年兵仍然一个班长、副班长都没混到的还有很多,部队中72年底入伍(那时称73兵)约占部队战士中的30%左右。79年打仗时,我带的那个加强班里就的3个73年入伍的老兵。特别是我们被补充到广西军区边防一团之后,边防团里连队中同我一年入伍的兵都很少了,连队里的骨干们大都是76年、77年入伍的战士,像梁英瑞同志这样当了7年兵的老兵,更是找不到了。所以,我们说梁英瑞烈士很平凡,他平凡就平凡在部队里什么重活、累活、脏活都干过;他平凡就平凡在当兵六、七年仍然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战士;他平凡就平凡在牺牲之前与千万名战友们一样,除了浑身沸腾着的热血外,身上并没有更多耀眼的政治荣誉和光环。

1979年2月17日,梁英瑞同志所在的5营20连同其他兄弟连队一块在叫隘(那行地区)攻克了越军的1至4号之高地,20日清晨,他所在的20连又奉命向敌人纵深的几个支撑点发起攻击。这一次,梁英瑞同志被分配在排雷组,负责为部队进攻扫雷开辟通路。当我方炮火准备的炮弹还在敌人阵上频频炸响的那一刻,他就提起爆破筒,蓦然地向敌人的6、7号高地之间的公路扑去,敌人的机枪从两个山头驻高临下同时严密地封锁着公路的路面,梁英瑞同志周围不时跳起着子弹击起的一串串烟尘,他没有顾及这么许多,拉燃爆破筒就往地上一横,身子一滚就进入了一处洼地。一声震耳欲聋巨响,接着又是几声闷雷般的爆炸,前进通道上的地雷被排除了,全连队战友们迅速的冲入了敌阵地,全歼了顽抗之敌人。他的这一英勇壮观的场面,当时我们守卫在1号高地上是亲眼看到了的,只是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在这些排雷人员里就有梁英瑞吧了。

战争的风云瞬息万变,正当我们在那行地区6、7号高地的战斗胜利结束的那一天,79年2月22日晚,作拼死挣扎的越军从广宁省纠集了一个步兵营、一个榴弹炮营,从我国宁明县桐棉公社的板兰地区发动了对我边防的渗透和进攻,妄图消灭我们边防1团驻防该地区的1营2连,牵制我军主力部队的进攻态势。梁英瑞所在的5营又奉命转战于宁明县的板兰地区。

板兰位于十万大山的深处,这里山峦重叠,林木茂盛,有一条我国在60年代支援越南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时期修筑的直通中越两国的秘密公路,沿公路一线至关口两侧全是大遍的松树林,非常便于入侵之敌的机动和隐蔽。我方阵地544高地和480高地,及旁边的518高地位于板兰的东南侧,距板兰1500多米,东侧紧靠着边境村寨那马,南侧约600米处是长形无名高地,西面距离中越国境线约为900米,它是我板兰地区的主要制高点。两个高地均为土石结构,山上生长着茂盛的高茅草植被,山腿部分较为平缓,其它地方坡度陡峭。我们团2连自79年2月5日才根据上级赋予新的作战任务,在480和544高地组织坚守御防的,随后该连和当地部分民兵迅速进行抢修工事。

2月22日19时许,敌人开始向我板兰地区的480和544高地实施炮火袭击,袭击持续5个多小时,共向我方阵地发射炮弹4000余发。23日6时30分,敌人又以极为凶猛的炮火对480和544两高地进行半个多小时的火力突袭,8时左右越军460团以约1个营的兵力,分三路从52号界碑和53、54号界碑向我国板兰地区进犯。从52号界碑第3副碑进犯的右路之敌,运动到该副碑东北侧200米山腿下即待机。从53号界碑入侵的中路之敌人沿关口对板兰公路进犯。从54号界碑入侵的左路之敌人直袭板达。9时40分,敌中路先头排进至我警戒阵地东侧公路,该敌为掩护其主力行动,即向我警戒阵地进犯,我2连8班战士沉着待机,近战歼敌。当敌人距我方阵地80米左右才突然开火,打得敌人措手不及被迫退了下去。随后,率领8班战斗的三排长根据敌小群分散攻击的特点,调整了部署,以半个班占领南侧阵地阻击敌人,半个班占领东侧阵地防敌迂回侧后。10时30分,敌双以两个排的兵力分两路第2次向8班发起攻击。该班仍以近战歼敌的方法,待敌距我约100米时,从正面和侧面以猛烈火力向敌人射击,将敌压制在前沿。此时,敌六0迫击炮在山腰占领发射阵地准备射击,被我方发现,即令火箭筒手将其摧毁。战斗持续一个多小时,在我猛烈火力打击下,敌人被迫退至警戒阵地南侧500米的松树山以南地区。此次战斗,共毙敌7名,缴获轻机枪二挺,冲锋枪6支,火箭筒2具,六0炮弹80余发。24日1时许,右路之敌企图利用夜暗偷袭我544高地,被我观察哨兵及时发现击毙1名,余敌溃逃。24日4时,支援我部2连的宁明县氮肥厂民兵的82迫击炮连赶到板兰,并迅速在426高地占领了发射阵地,有力的支援了2连的防御战斗。2月24日这天,是板兰地区防御战斗最为激烈的一天,敌人分别以加强排的兵力,在凶猛炮火掩护下,先后多次向我2连的480高地和544高地轮翻冲击,2连的勇士们在民兵的配合下先后多次击退来犯之敌。但因为敌我之间兵力、火力悬殊,我方人员伤亡较大,1排长负重伤,3排长牺牲,后方弹药和食物又供应不上,480高曾两度被敌突破,又被我方夺回。2月25日,当我团机动的5营赶到板兰后,进攻的越军见势不妙,狼狈逃回越南边境线内。

3月2日这一天,是我团5营实施有力反击的日子,板兰正对面的542高地出现了几天来很少有的宁静,蒙蒙细雨给整个山头染上了一层银灰色,陡峭的山坡连草尖都不摇动。然而,高地上的敌人并没有在睡觉,两道环形战壕里足足潜藏着有约一个连的越寇,正在明堡暗堡中窥探着我军的一举一动。

随着三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我部向542高地总攻开始了。配合作战的5连,在我军炮火的掩护下,开始从左侧向敌人阵地实施佯攻,20连打主攻的二排,沿着山洼部迅速向敌人542高地迫近。这时的梁英瑞左手抱着炸药包,右手提着半自动步枪,带领两名爆破手和一名火箭筒手走在全排的最前头。不到二十分钟时间,爆破组就冲到离敌人第一道堑壕只有四十米远的敌主阵地前沿。这时,一个隐蔽在草丛中的敌人暗堡中突然传出机枪的“突突”声,子弹一串又一串地从梁英瑞的耳边擦了过去。梁英瑞把头一埋,抱住炸药包,一滚身,就迅速的隐蔽在一个土包的后面。他绕到土包的另一侧,稍微仰起头,透过稀疏的草丛望过去,只见暗堡在一个陡峭的山坡之上,上下约有六七米高。他凭着训练的经验,小声地向爆破小组下达了命令:“单兵向正前方洼地跃进!”因为那遍洼地是敌人火力射击的死角,离敌虽然近,却相对来说也要安全一些。进入到了洼地后,梁英瑞才有机会回过头看清楚全排的位置,在他们爆破组左翼助攻的4班和5班,被暗堡里的重机枪压在一小堆乱石后面,右翼主攻的6班进展虽快,也因没打掉暗堡也不能前进。在542和541高地之间配合作战的5连,本来就遭到541高地高射机枪火力的袭击,这边的敌人暗堡一开火,又多了一挺轻机枪压向他们,全连都被阻在一片开阔地里,战友们每分每秒都在流血牺牲,情况十分危急。这时,四班长谭德照,快速爬到了梁英瑞爆破小组身边,他命令爆破小组的四零火箭筒手陈汉坤立即打掉敌人的暗堡!但由于地势低下,陈汉坤选择了多个位置,又改变了几种射击姿势,都无法瞄准敌人暗堡的中心位置,最后只好坐下打出了三发火箭弹,却全部都从暗堡顶部擦了过去。听到发射火箭筒弹的声音,敌人也察觉到了爆破小组的位置,手榴弹就象雨点般从堑壕里向洼地里投来。梁英瑞和他的战友们趁着手榴弹尚未爆炸的那一瞬间,又捡起来往回扔。一时间,整个洼地就像是扔开了玉米棒子,爆炸声此起彼伏,战友们都不得不在炸点之间滚来滚去。这时的安全地带已经变成了最不安全区域了。为了拔掉进攻中的这个“钉子”,三个爆破手都齐声向四班长请求,爬上陡坡,炸掉暗堡。就在这时,只见梁英瑞拧起炸药包往腋下一夹,斩钉截铁地说:“我是共产党员,我是老兵,我先上!” 听到这铿锵有力的话语,4班长欣然命令在左侧的全班战士:“全力掩护,梁英瑞,上!”4班长的话音还未落,梁英瑞就象一根离了弦的箭,“嗖”的窜了出去。当梁英瑞跃进到近七十度的陡坡边后,就用手推着炸药包一步一步的向上攀登。陡坡上覆盖着敌人挖掘工事时抛出的很多浮土,加上连绵几天的蒙蒙细雨,把浮土浸泡得透湿,到处都是粘糊糊的,梁英瑞就像在面团上爬行,每使劲蹬一步,都只能前进十几公分,还没爬到一半,就已累得筋疲力尽了。约摸爬了一刻钟才终于接近了暗堡,正当他要支起身子,把炸药包送上去时,不料脚下浮土一垮,就滑下了好几米。为了抢回时间,他以更快的速度攀登,眼看又要爬到坡顶时,突然从堑壕右侧打过来一个点射,一颗子弹击中了梁英瑞的右大腿,他赶紧用手压住流血的伤口,鲜血就从他的指缝间喷了出来,把他裤腿染得通红。他支持不住了,又顺坡滑了下来。当四班长看到梁英瑞负了重伤,就重新命令道:“第二爆破手杨义雄上!” 梁英瑞听到这话后,立即回过头来,松开满是鲜血的右手,朝后面摆了摆,又吃力地向陡坡上爬去。当他见杨义雄也跟着爬了上来,立即喝道:“你上来干什么?我能爬上去,你留下来在关键时候起作用。”梁英瑞失去了一条右腿的蹬力,又要忍着剧烈的疼痛再次向陡坡一点一点的攀登着,好不容易爬到了敌人碉堡前,找到了正在吐着火舌的敌人暗堡的射孔。他猛地从地上站起身,双手把炸药包塞进了射孔,可就在他正要拉燃导火线那一瞬间,垂死挣扎的敌人竟将炸药包推了出来。这时的梁英瑞迅速捡起炸药包,为了不让敌人有回推的机会,他先拉燃了导火线,待燃过几秒钟后才往射孔里塞,然后就用身体死命的顶住了射孔。刹那间,“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红光腾空而起,梁英瑞用他年轻的生命化作了这声惊天霹雳,把敌人和他们自掘的坟墓一起抛向了空中。战友们都高喊着:“为梁英瑞报仇,冲啊!”瞬间,就冲上了峰顶,全歼了542高地之守敌。

梁英瑞烈士他用自己宝贵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以他的血肉之躯谱写了又一曲“董存瑞式”的英勇赞歌,他那自我牺牲、英雄顽强的精神无疑是那个时代热血男儿的象征。今天,或许有很多人都认为英雄总都是光芒四射的,在他们伟大壮举之前也是如何如何样之伟大,作为梁英瑞同志的战友,我不想多作那脱离实际的浮夸,我所要高歌地是他那更似立于平地的高楼,出于平凡的伟绩。

现在,英雄梁英瑞已经离开我们而去快30多年了,在那场血与火的战争中,我要说的是:也许梁英瑞战友还算得上是个幸运者,他牺牲后中央军委授予了他“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可同时,不知还有多少像梁英瑞同志那样把自己年轻的生命和鲜血都献给了祖国的战友们,有的战功都有没有呢!今天的人,或许早把那场战争和在那场战争中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英烈给忘掉了,而我却永远也不能忘怀,卢龙成、唐启扬、张殿才、张富秋、蔡周兴、梁同养等等一大批战友们,您们不正是一座座平地跋起的高楼吗?将时时刻刻活在我们这些幸存者的心里。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二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梁英瑞烈士

《血在燃烧—对越作战回忆录》作者声明:

本作品纯属于作者个人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文章中的人物与事件都是真实的。未经授权同意,恕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208)|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