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五  

2011-02-13 16:03:52|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水贵如油的日子里

    

我们连移防到平岗岭古炮台之后,从居住条件方面来讲,确实要好了许多,战士们不再像猫一样卷着在猫耳洞中休息了。那宽敞的古老炮台的坑道里,虽然说既黑暗又潮湿,无法与营房相比较,可是,它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既能能防护敌人炮弹袭击又能住宿赖以生生存的安全居室,在那战火仍在弥漫着的岁月里,已经是天堂般的生活了。特别是在南国的大热天里,能住上古老的炮台坑道,即清凉又舒服,还真算得上是世外桃园式的享受呢!连队里又用汽车将我们闲置在营房中的床板全部搬上了阵地,战士们就又从阵地上砍来些杂木棍棒,以带有岔子的为立柱,将木棒竖立着埋设在坑道里,再在上面横上两根横木棍就架设起了铺板,找四根小竹杆往四角一立,捆扎挂上蚊帐,一张临时床铺就全部架设好了,既牢固又安全。

在地处西南边陲的大热天里,能在古老的坑道中好好的睡上一觉,那滋味要说多甜美就有多甜美。只可惜的是,在那种战争的岁月中,虽然说我们有了睡觉的良好条件,却没有安安静静睡上一觉的机会!在数十亩面积的古炮台阵地上,每到入夜时分,为避免越南特工渗透和突然袭击,就得岗哨林立,并且还得设立复哨、明暗哨。战士们每晚都得站上两三个小时的岗,连队的干部们就更不能安心的躺下来睡上一觉了,每天晚上,得轮流着来回穿梭于南北炮台之间查岗查哨。记得在那时,我们1排除了要负责从南炮台到连指挥所这一地段的防御值勤岗哨之外,每天晚上还必须向百增岭方向派出一个班的潜伏哨。为了防止敌人摸索到我们的规律,其潜伏的地点是不固定的,基本上是每晚换一个地方,摸黑进入潜伏点,天亮后又返回到古炮台阵地上。就这样,我们自79年的7月间到80年的上半年这段时间里,每天夜间的大部分时间都不是用来休息,而是用于防止敌人可能发动的偷袭和渗透。

我们有了平岗岭古炮台这个雄伟、坚固的防御阵地,无论怎么说都要比战后的前几个月好多了,部队的生活也有了一定的规律性。只是,尽管我们驻守的是一块三面绕水的阵地,但让我们伤透脑筋的还是水的问题。靠近河流的高山上无水,这是一般的地理常识,平岗岭古炮台紧靠平而关界河,它是一座实实在在的大干山,整座山上都找不到一处泉眼,就是一个能积的小水坑也很在这里难找得到。要不然我们古人们也就没必要花费那么大的工程,从山上的炮台里开辟出一条暗道到界河里吸水了,也就不会让后人留下一个有一条吸水的暗道通向界河里的悬念,而让我们边队的战友们去苦苦的寻觅了。

夏日里的酷暑,太阳就象似个火球一样将灼热燃烧着南疆的崇山峻岭 ,那一棵棵枝繁叶茂的阔叶树都低垂着头颅,拉弄着倦意的身姿,满山遍野的各种杂草、小树都渐渐地由青绿变成为橙黄,水,已成了各种有生植被生命中最大的期盼。然而,在那边关的古老炮台之上,最盼望水,最需要水的还不是这些植被,是我们,是我们这些守关扼塞的将士们。

自从来到这座古老的炮台上,水的问题就一直困扰着我们全连的干部战士,也成为了连队领导们的一块最大的心病。我们白天要加固和抢修工事,不仅要将荒废几十年的古老炮台里里外外全部整理一番,而且还要在这些古老工事的向敌斜面,建造出与现代战争相匹配的现代防御体系。古人所建造的炮台虽然说十分的壮观而坚固,但它终究是根据当时的那个时代武器装备和作战水准而建造起来的。一百多年过去了,社会的发展,武器装备的更新,冷兵器时代的那种大刀加长矛式的战斗,墙垣式的防御,鸟枪式火器,早已成为了历史。敌我双方的作战技能提高了,武器装备弹药更新了,如果我们还仅凭着古人们给留下来的那点战争遗产是不可能守护好边关的。为了加强阵地管理,适应边防对敌斗争的需要,我们又必须以古炮台作为依托,再在南北两座炮台的前方构筑出完善的防御系统。直到现在,我都还清楚的记得,在我们刚移防到平岗岭上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基本上是每天都在不停的挖掘和修建各种工事。在北炮台前面的那一大片紧靠界河的山坡上,我们建筑了如若蜘蛛网一样的堑壕和各种射击掩体,在南北炮台之间还修筑了一条用以相互贯通的交通壕,并将新筑的工事与古炮台相互联接,形成能打能藏的一体化的防御体系,其建设工程之巨大并不亚于古人们所建造的那座炮台。在那段时候,我们除了值勤、潜伏,就是每天挖呀!挖!到了现在,当我翻开日志本时,上面还清楚的记载着我们在平岗岭等阵地上留下的一串串记录,“共挖掘出堑壕交通壕5300多米,修筑有各种军事掩体219个,建造永备性工事11处,掩盖壕300多米。”我们每次作业时的汗水就像洗澡一样的不停的往下落,一天干下来,战士们除了喝的水之外,每一个人都只能分到小半铁桶生活用水。就是这小半桶用水除了用于擦身之外,还要用来清洗被汗水和泥尘染透了的衣服,也还得从小半桶用水中留下来一口缸,用于第二天漱口和洗脸。也许有人会问,既然能弄来半桶水,什么就不多弄点呢?问题不就解决了。那是你不了解当时的边防环境,那时,我们身处边防一线,弄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就是我们每人得到的这么一小半桶不太怎么干净的生活水,还得连队里每天抽调派一个班的兵力,全幅武装,一个人掩护另一个人挑着一担大铁桶到将近2公里之外的山沟里的稻田中挑来的。然而,连队为了保障官兵吃上热饭热菜,每天挑来的水得大部都用来做饭和洗菜,要等到做饭洗菜剩下来的水,才能分给战士们做个人生活用水。那时间,我们大家身上的衣物,穿得比煤矿工人的还要脏些,人走到那里一股怪臭味就跟到那里。若是天上下一场大雨,那是我们官兵们最为期盼、也最为兴奋的时刻,只要老天爷发慈悲下一场大雨,我们大家都从古炮台坑道里钻了出来,尽情地享受着苍天给予的关爱和恩赐。

生活在一个三面环水的阵地上,界河离我们的最近点还不足300米,只要争开眼就能看到那滔滔不绝的清澈流水,战士们还穿着一身臭气熏天的军服,也许讲起来,现在的人谁也不会相信,是在言过其实吧!不!那全都是铁的事实!

自从出国反击战之后,部队回撤到边境线阵地上,敌我双方的斗争形势是非常之残酷和复杂的。我们的侦察兵和越军的特工人员都经常出没于对方的阵地边上,坚守阵地的人员,那怕是有一点点儿小小疏忽就会被对方钻了空子,弄不好就会丢掉性命或者成为敌方的俘虏。在那种特殊的生活环境里,又有那一位领导胆敢让自己的士兵远离阵地去洗个澡呢?说句实在的,在那个时候,作为排长的我不敢这么做,就是我们的连长、指导员他们也不敢这么做。再加上我们的阵地又那么大,如果让战士离开了阵地成班成排去洗澡的话,谁又能保证越军在这时间里不来偷袭,万一正巧碰到这种接骨眼上,敌人偷袭丢掉了阵地,那可是掉脑袋的事啊!没有别的办法,全连的干部战士们就只能这么硬顶了好几个月。没水的日子苦,没水的生活难,那种没水守卫阵地的日子,那种没水生活的滋味,到现在想起来心里都还在发寒呢!

坚持了几个月后,我们才经得上级批准,连队可以用汽车到平而河的下游拉些水到阵上,司务长陈七根用打仗时留下来的废旧子弹箱到凭祥市做了几个大铁桶,连队每天要派上一个班的武装人员带上这些大铁桶,由汽车司机钟兴军(湖南醴陵人)开着汽车到平而河沙滩上拉一车水来阵地。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基本上结束了那段“水贵如油”的生活。可是那也还只能是杯水车薪,也无法完全满足连队干部的生活用水问题。

1980年的春节过后不久,我们连队决定将原来营房里供水的全部供水设施搬上平岗岭阵地。任才副连长带着我们在平岗岭山后的大大小小的山沟里寻找水源,我们全都搜寻了一大遍,都没有发现一处能给全连提供用水的水源地。后来,还是在距离平岗岭将近3公里的地方,靠近茶陋村庄的平而河边,发现了一处较大的泉眼。我们就在那里挖掘出一口水井,将原来连队营房里的所有供水设备都拆除安装到这里。可是,这部分旧供水管道还不足由取水点至平岗岭阵地的五分之一长。连队只好又向上级求援,是团里大发慈悲想尽办法为我们弄来了一些未镀锌的50MM钢管,总算将供水管道安装到了阵地上。抽水泵和动力用柴油机是原来营房里拆来的,一试车,抽水机开动了,可水抽不上,是距离太远,高程太高,水泵的扬程不够。没其它办法,方志雄连长再次跑到团部找到欧中南团长,团长又去求师里,才算要来了一台扬程大些的水泵,好不容易才把水抽上了平岗岭。

水被抽上到阵地的那一天,连队司务长亲自到凭祥市买来了一大堆的猪肉、牛肉、鱼和饮料,还捎带上了几瓶桂林三花白酒。这天我们连队会餐了,官兵的那个高兴劲实在是难以用词语来形容,大家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比过大年还要热闹。那一天,是我来到平而关一年多里最为兴奋的一天,我这个人,本来天生就不会喝酒,那天在战友们的盛情之下,心里面高兴,也喝了两小杯桂林三花白酒,酒一下肚,就感觉到天地都在转动,头也疼痛得非常利害,还没等到就餐的席散,我就偷偷遛回到坑道里睡觉了。散席之后,连长方志雄看了看,连队其他干部都还在食堂里,就是不见我在场,捉摸着是喝醉了,就同周再开指导员等连里的几位领导来到坑道里看我。这时,酒醉后的我,正在甜睡中被他们吵醒后,一时间神经就失去了控制,竟突然发起了酒疯。当我看到有一大群人都围着自己时,第一感觉是他们没有人去站岗,就大声的喊叫着“大家都去站岗,我没醉,谁不去好好站岗,我就枪毙谁!”这一下可把方连长和周指导员两人吓坏了,他们那天晚上不但缴掉了我的枪,还指派了一名战士专门负责照顾着我。第二天大清早起床时,当我发现自己的手枪不见了,还吓了一大跳。身处边防一线可不能没枪啊?自从来到这平而关边防连的第一天起,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身边可从没离开过枪呢?在担班长时用的是冲锋枪,当了排长换成了手枪,无论是那种枪,枪里的子弹都是长期上了膛的,只要打开保险就可以击发。我急忙问坐在我床边的战士,才知道原来是我酒醉以后,连长把我的枪给拿走了。酒醉后清醒了的我,对先天晚上讲的那番醉话,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这可是我在对越斗争的战场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人缴械过。醉酒后清醒过来的我,对先天晚上讲的那番醉话,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头好痛时去睡的觉。也对自己喝醉酒很是后悔,作为一名身处一线阵地的指挥员那是非常不应该呢!虽然说没有人批评过这件事,可我自己很清楚,自己那次醉酒是严重违反了部队的阵地纪律了的,也真够危险的了。自那以后来,自己就深刻地吸取了教训,在阵地上再也没喝过酒了。而我所发的这次酒疯,也成为了连队里战友们笑谈,战士们常常和我开着玩笑说:“你们怎么不去站岗,谁不好好站岗,我就毙了你!”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五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平岗岭卫星图

 注:那时的国界线是以界河的中心线为界的,本图可能是在后来中越双方重新划定边界时有变动.

《血在燃烧—对越作战回忆录》作者声明:

本作品纯属于作者个人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文章中的人物与事件都是真实的。未经授权同意,恕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20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