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关于我

南海边上插了秧,广西边防打过仗,转业来到钢铁厂,几度梦回是战场!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六  

2011-02-20 11:04:40|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兵哨所遭袭

     

1979年8月中旬,一个烈日炎炎夏日,大约是下午6点钟左右,我们在平岗岭阵地上构筑了一个整天的工事才刚刚收工回到古炮台里,正准备着开晚餐。连里突然接到了龙州方向那曳村民兵排的电话报告,说是在当天下午5点多钟,一股盘据于我龙州县春秀对面的越军特工部队突然偷袭了我边境村寨那曳村的一个边防民兵哨所,我那曳村民兵排在哨所里执勤的三名年轻的武装基干民兵在与敌人的搏斗中因寡不敌众当场全部壮烈牺牲。

敌情就是无声的命令,连长立刻命令我们1排和4排紧急合。(那个时候,我们连队的2排和炮兵排都已经搬上了平岗岭(272高地)阵地,只有3排仍留守在191高地和195高地上)因为情况特别紧急,我们两个排的人都还来不及吃晚饭,大家压缩饼干也没能带上一块就全副武装的出发了。

我们一路急速奔跑来到平而关沙滩的河岸边,分别乘坐着当地边民打鱼后放置在河边的几张小竹排快速地渡过了平而河,就紧贴着边境线上的崎岖山路直指龙州方向的那曳村而行。

南疆边陲的8月份,正值一年中最为炎热的酷暑季节,灼热的山林就象一口烧红了的大铁锅,烤得我们都喘不过气来。时间已接近下午7点多钟了,夕阳仍然像一个燃烧着、喷射着火焰的红色大火球,高高地悬挂与大山的顶端,把一座座耸立着的群峰峻岭染成一片赤红色,大山深处密林间,犹如一潭死水一般的静寂和焦灼,整个山川寻找不到半丝微风和凉意。边境线上的大小山坡上,那些经过一天烈日暴晒的桉树和松林都挪弄着低垂的枝梢,在痛苦地伸展着全身疲惫的经叶,欲想诉说它们遭受过暴晒后受伤的心结。

我们为了争取时间,整个行军的路线基本上是贴紧中越国境线前进。这可是一条行走距离最短,然而又最为危险的捷径,要是在平时,我们连队巡逻,都得想方设法去避开越军有可能设置的伏击点和暗设的地雷、陷阱区域,一般都是走龙州,再从龙州转到彬桥,又从彬桥到春秀,最后转到大青山山顶站,每次都得绕行一大圈,是从来就不走这条捷径的。这一次为了敢时间,确定走这条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主要是想早点赶到民兵遭袭的那曳村。我们一路奔跑,一大家个紧跟着一个,谁也不敢掉队,身上的汗珠犹如下雨般不停的往下流淌着,全身找不到半丝干纱。大约是7点半左右,我们就到到了边境村寨底隘村边,这时连长命令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副连长带着通信员进入了村子,不一会儿,副连长他们就带着一位满身都是泥巴,身上还背着一条全自动步枪的青年民兵来到了我们的队伍中,部队又继续向前开跋了。

这位青年民兵带领着我们,为尽量避开敌人偷偷布设的地雷区和挖掘的各种陷井,我们没有行走现成的山间小道,而是在茂密的遍遍热带雨林中穿梭着行走,一会儿翻越着古树参天的大山大岭,一会儿又钻进黑暗、阴森、潮湿的峡谷中。如果说这位民兵朋友是在给我们带路,还不如说是在带我们穿越这西南边境的一片片热带丛林。我们所行走过的地方,其实根本就没有人活动过的一丝痕迹。

天渐渐的变成了漆黑一团,山林间万籁俱寂。因为那一带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在夜幕中就显得格外的恐怖,脚下的山路也越走越艰难。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尖刀班是4排的11班,他们全凭着出发前每人携带的那把大砍刀,在一片又一片原始大森林中劈出一条小经。密集如麻的千年古滕,横七竖八的荆棘山竹,就犹如一张张编织好的鱼网,我们就像小鱼一样在网洞中穿来梭去。战士们身上的军装全都被那些绸密的荆棘和树枝滕曼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口,部队的行进速度也越来越慢了。一路之上,我们还可以听到,原始森林里峡谷中的猫头鹰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呜—呜呜”的鸣叫声,那声音就像神话里所描述的鬼怪在痛心的哭泣,真有点让人不寒而栗,毛发触然。再加上山林间,长年聚集的枯枝败叶,在黑夜中发出的一片片幽幽磷光,又有点象点点鬼火,真是怪吓人的。如果不是为了执行战斗任务,如果不是我们有那么一大队人马,如果不是我们人人都全幅武装带有武器,在那么漆黑的夜晚里,又有谁能有那么大胆量,敢行走与这种妖魔出没的地方呢!

大山沟壑中的蚊子不但多,而且个头也特别大,叮咬人时凶猛无比,我们那时常说一句笑话,叫做“广西十八怪,三个蚊子一碟菜”。深山沟里的蚊子飞起来有点轰炸机空袭似的,嗡嗡作响,攻击时又特别的不怕死,一个接着一个,前赴后继,舍尔忘死,隔着几层衣服照样咬得你满身是疱,红肿奇痒。

快到大青山林场山顶站之前,我们得通越一遍茂盛原始森林中的深渊地带,山壑中满地都躺着腐烂的大树和枝叶,树干下面一股股泉流在不泄地流淌着, 地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腐殖层。那些地方常年都是湿漉漉的,脚踩上去就象踏进了烂中泥,想拔出腿来都得费很大的力气,腐殖层在散发出来的股股辛嗅的瘴气,刺鼻难闻。突然间,我们走在最前面负责开路的尖刀班停了下来,个个都提起裤腿在脚上摸来来摸去,此时,我也感到腿肚子在钻心的疼痛,也不由自主的也蹬了下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腿上竟是一片沾糊糊的。还是给我们带路的那个青年民兵返了回来对我们说:“是山蚂蟥叮咬你们了,这条沟里的山蚂蟥特别的多,最好办法是请大家把裤腿捆起来。”于是,我们大家在清除掉腿上的山蚂蟥之后,都从路边找来滕草把裤腿捆得紧紧的,又一个紧跟着一个急速往山顶挺进了。

到次日零点多钟,我们经过了近六个小时的长途艰难跋涉,终于到达了敌特袭击我民兵哨所的附近地域——“大青山林场山顶站”。在大青山山顶站的食堂皇里,我们见到了那曳生产队的民兵排长,他大约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好象显有几分疲惫,身着一身没有帽微领章的军服,瘦小的个子,黑里透红的肌肤,长有一双又大又黑的大眼睛。听说他已经在山顶站等候我们几个小时了,大青山林场山顶站职工食堂里的师傅们,也为我们在这里准备好了一顿迟到的晚餐,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填饱肚子后,又在那曳村民兵排长的带领下,迅速向山下的那曳村奔去。

深夜时分,我们经过了艰难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地处大山深处的那曳村寨。因为天色太黑,看不清村寨里的情况。只记得是在一栋用杉树皮盖顶的竹楼里,那曳村的民兵排长简单的给我们介绍先天发生的越南武装特工偷袭我民兵哨所的情况,我们连长也是在那暗淡的煤油灯下指着军用地图上西侧边境线上那个骑线点边的小山头给我们下达了行动命令的,他要求我们排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地图上的那个小山头。于是,4排就留下在村子里负责掩护村民,我们排在副连长的带领下立即出发了,1班在前,3班在后,我和副连长随2班走在队伍的中间,我们一路跑步行进了大约十多分钟就到达了设置民兵哨所的小山脚下。这个大山之中的小山包不算怎么高,从山脚到山顶大概就50来米,山包座落在两边高山的峡谷之间,是那曳村民防御敌特保护生产的一道天然屏障。一班的战士们在班长兰彩辉的带领下,不一会儿就率先摸上了山顶,随后我和副连长也带着2班和3班的战友们从两翼摸到了山顶上。这时,越南的特工人员早已经离去得无影无宗了,3名民兵有两人牺牲在哨边的简易堑壕里,另一个牺牲在哨所边上,烈士们的遗体虽然说先天下午就已经被村民们抬走了,但那一堆堆凝固了的血迹仍然留在这个阵地上。

天渐渐变亮了,这时我们才清楚的看到,原来那曳这个边境上的小村寨,正位于我们平而边防连所管辖的东路6号界碑东南面的大山脚下,从这里越过6号界碑再往西行,就是8团1连(驻守龙州春秀边防连)所负责的防区了。那曳村四面环山,村寨就处于我们连队和8团1连管辖的结合部上的我们连所负责地段内,寨子的西南面不到1000米处就是南北走向的中越国界线。国界线两侧山峰林立,森林繁茂,一片郁郁葱葱。靠近6号界碑附近,我国境内的山峰要略高些,越南那边的山头低于我国境内的主峰大青山山顶站。那曳村寨很小,大约住有十几户边民,房舍依山而建造,背靠着大青山林场山顶站,村寨的周边遍布着各种参天大树,林木葱郁、环境幽静。山寨的前面有一条清澈流淌着的小溪,溪水由我国流向越南境内。山寨的农舍大都是些竹木结构的简易式掉脚房屋,房顶覆盖着清一色的杉树皮,房子非常之简陋。小寨子里的的牲畜全都是散养着,什么猪呀、狗呀、鸡呀的都在满寨子的乱跑。每头耕牛的脖子上都挂有一圈子铃铛,行走在大山深处会发出“呤呤”的声音。

那时,生活在大山深处的边民们实在是太贫穷了,房舍里除了耕种使用的农具就没有一样象样的家什。可是,这里的村民们个个都纯洁、简朴、善良、好客,村民们对我们部队的到来都十分的热忱,他们虽然一个个含着悲痛的心在料理着烈士们的丧事,但还是抽出人来为我们烧饭做菜,以大山深处最好的土特产品干竹笋、野山菇招待我们。我们吃过早餐后,除了留下一个班在民兵哨所的那个阵地上继续观察外,其他人员就开始了对村寨周边山林的搜索行动。整个搜山从上午开始直至天黑,我们将整个山寨周边的大小山头、沟壑全部搜索了一遍,什么新的情况也没有发现,我们估计着敌人早已经溜回了他们的靠矛山老巢去了。第三天,我们在协助村民们掩埋好为保卫边疆而壮烈牺牲民兵烈士们的遗体后,就告别了那曳村,返回了平而关。

自从那曳村民兵哨所遭遇袭击后的几年间,我国位于龙州县下冻春秀的大青山山顶站周边地区(那花地区),一直成为了中越边境斗争中最为敏感的地区之一。那座曾经在1979年大规模反击战中,我参加反击的42军125师、43军129师为至洒下无数烈士鲜血的边境战略要地,海拔为823米的靠矛山,曾一度成为了中越边境线上的一座名山。越南武装特工人员经常以这里为依托,越境剌探我国政治、经济、军事情报,监控我国边境,并向我边防军民发起各种挑衅活动,威胁我国边境地区军民的正常生产、生活和人身安全。因此,靠矛山也就成为了中越边境上敌我军事斗争中争夺的焦点,自1982年至1984年的几年间,我广西军区曾调集133师,41军121师、123师等部队几度准备摧毁这个经常在边境上挑衅滋事的越军巢穴,铲除这颗毒瘤!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六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六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2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