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七  

2011-03-04 07:50:27|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深战友情

 

 

常言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俗话也说的好:“凉亭虽爽但不是久住之家”。1980年初,刚刚经过无比惨烈战争洗礼后的边防部队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工作开始了,从敌人的炮口下和枪口里一路走过来的战友们,谁也不想离开这块有着朝夕相处战友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热土,谁也不愿意在已经痛失了那么多的好兄弟之后,又一批同生共死的战友和兄弟再离别而去。

记得那一年从部队退伍的人员,主要是73年底和75年两个年度入伍的老兵,73年入伍的全部退役,75年当兵除留下极个别主要骨干外,基本上都得退伍。对于我们这些战前从广东台山奔赴边疆的战友们来说,这两个年度的战友将近占去了一半左右,他们这一走,我们这支来自南海滩的部队留下来的人员就不多了,老兵们不想走,“新兵们”不愿意他们走。就在老兵即将离开的那几天里,整个部队都完全失去了昔日的欢乐,在欢送老兵们的聚餐的那个夜晚,连队买来的饮料和白酒谁也不愿喝,那告别时的相拥,大家更是把一生聚集起来的泪水都倾泻在了边关的阵地上。

人的一生中,从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先接触的是亲人和邻居,读书时少不了会有同学,参加工作后又会跟同事打招道,当过兵的人一定会有战友。战友!这个极其平凡和普通无华的名词,可它对于我们那群在战火中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人来说,却有着无法用文字描述情感。就是到了32年后的今天,那些战友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仍铭刻在我永恒的记忆里。

9班班长郑松林,一位来自于广东汕头地区的老兵,他平时话语不多,工作踏踏实实。1975年初,我从新兵连被子分配到427团6连的时候,他已经是1班的班长了。那时,1班负责水稻种植中的田间管理,水田什么时间需要灌水,禾苗什么时间需要施肥都由他说了算。他凭着潮州人的勤劳和朴实,深受着我们全连干部战士的信赖。在连队执行战备生产任务的过程中,他一直是我们这些战友中生产技术最全面的骨干。1976年底,我从3排9班的副班长位置调到3班任班长,同时作为排里的骨干人员,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共同生活了3年多时间。在生产部队的那段日子里,他时常把生产技术和如何管理好班组的经验传授给我,连队里后来将我作为干部苗子来培养,他从来就没有过任何思想情绪,还事事都支持着我。自卫还击战中,我们一块奔赴那行地区,一起经受过犹如雨点一般的敌人炮火的考验。部队回撤后坚守阵地,我们又一块经历过那些水贵如油的日子,一块在猫耳洞中度过几个月的日日夜夜。

10班班长袁爱初,来自湖南株洲的73年兵,个子高大的他,特别能吃苦耐劳。我到427团6连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连队炊事班的班长了。他是76年底同我一起被调到1排的,他在2班任班长,我在3班当班长。1978年底调来边防后,他们班被改编为10班,我们班改编为11班,我们都在一块执行各种战斗任务。大概是因为我和他都是来自湖南,说话也基本上相同吧,他时时刻刻都像对待亲弟弟一样的照顾着我。记得1979年反击战回撤以后,我们在坚守阵地喝不上水的那段日子里,还是他想出了在阵地上挖坑集水的办法,让我们大家吃上了每天一两顿的米饭。我去了一排之后,虽然我和他不在一个排了,可修筑工事时大家都在一块儿干活。特别是到了1979年的10月份左右,连长派我去1营2连(驻油隘边防连)参观学习如何在阵地上自建营房。当时,因为所有一线连队官兵在阴暗潮湿的猫耳洞和坑道里生活的时间太长了,几乎每个人的长了湿疹,还有许多的战士成了风湿病人,严重的影响到部队的战斗力。从油隘参观回到连队后,连长就要我负责组织1排和4排在古炮后面建造草棚。草棚以松圆木做立柱,再在立柱上制作三角架,三角架上面又用竹杆横着连接起来,顶部用竹蔑块夹上茅草盖上,草棚的周围采用了我们在南海修建草棚的老办法,以小竹子作经,再用冬茅草伴着黄泥为墙,还在泥巴墙上做了窗口。就这样,在平岗岭阵地上一栋栋自建的营房形成了。10班长袁爱初,由于个子大力气也大,每次砍下来的松圆木最大最粗的总是他来扛,安装立柱时都是他抱着立起来由我来连接和固定,那时我们俩的配合相当之默契。记得在建造草棚的过程中。有一次天空中不停的下着毛毛细雨,地面上非常滑,我扛着一条大圆木不小心就摔了个大跟头,圆木又打压到腰上,当时一点也动弹不了,就是他把我从一公里外的松树林里背回了阵地。

2班长杜高求,72年底从湖南双峰入伍,在台山时,他是1机炮连的班长,那时候我们并不认识,来到边防后,他要比我们晚几天来到平而关边防连,大概是来到平而关的炮兵多,步兵少,他就改行到了1排2班当班长。反击战的那段时间,他带领着2班的战友们执行过许多的战斗任务,还荣立过三等战功。自卫反击战回撤后,我被调到1排任排长,他处处支持着我的工作,每次执行任务总是一马当先。2班的战士曾广胜,他同我都是同时从一个县入伍当兵的,在广东台山时我们都在一个排里,只不过没在一个班吧了,78年他回乡探亲时,我还托他去我家看望过父母亲。我到1排当排长后,他同1班的副班长向本利两个老乡对我的工作是特别的支持,那年他也在复元退役之列。只有向本利,是我一再请求连长指导员以特殊需要才把他留了下来。

同我一块从广东台山来到边防的副班长韦安义,广西都安县人,73年入伍,79年自卫反击战打响的前夕,连队班组调整时,他同4班副班长陈胜光对换调去了2排4班任副班长。我同他在一个班生活过整整两年多时间,他手榴弹投的特别的远,而且也非常准,不论是用左手还是右手一挥就是60多米。在工作中,他对我工作上给予的支持是最大的,这一年他也要退伍了。

最让我难以忘记的要算11班的老轻机枪手李莫交,他72年底从湖南邵阳地区的新化县(现娄底市冷水江市)入伍。我被分到427团6连时,他在连队早就是中共党员了,记得那时他看我和他是同乡,人也挺机灵的,就经常找我谈心,教育我到部队后应该如何做好工作,在政治上要如何争取进步。从那时起,我就把他视为自己的亲哥哥一样看待,俩个人一有时间就在一块儿聊天说地。76年底我从3排9班副班长的岗位上调到他所在的3班任班长,那时,正好是他开着手扶拖拉机去到斗门县运输生产物资途中翻了车,虽然说人没有伤着,可物资损失的不小,被连队给予了记过处分。也许是他受处分后的心情不好,或许是我们俩平时过于亲近。他首先是有点不配合,工作中还处处与我过意不去。后来,时间长了,随着我们之间不断的思想沟通,我们才又友好如初。1977年是他和副班长韦安义全力协助我,班里各方面的工作都完成的非常之出色,上级还给我们全班记了集体三等功一次,我也受到了师、团两级的表彰。1978年底,我们班调到边防以后,他更是在班里发挥着一个老共产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那里最艰苦,那里最危险他就出现在那里。自卫反击战中,他所携带的装备负荷是我们班最沉重的一个,不论是我们转战到那行地区,还是在平而地区执行各项任务,他都表现得非常突出。反击战回撤后,部队在进行总结评比时,连队仅仅给了我们班一个立功指标,当时,全班十几个人投票,大都将选票给了我,可我不能要这个功啊?我们从台山到边防的那么多的战友都献出了生命,我们的卢副连长也牺牲了,自己还能够活着已经是最幸运的人了,再加上在战中,班里执行那么多任务,我们能保持没有人员伤亡,主要靠的还是全班战友的支持,特别是比我当兵还长两年的那几个老兵!评比会后,我多次同排长曾立权商议之后,最后决定把那个立功指标给了老兵李莫交。因此,李莫交同志算是我带的那一班人马在自卫反击战中的唯一立功者。战后,我去了1排,李莫交他们那班老兵们一有时间就跑来我住的坑道里来,又是要抽烟又是要喝茶的,说我是当官的,钱比他们拿的多,不吃我的吃谁吃的?其实,当时当排长的工资也就是54块5毛钱,还要每天交纳5毛钱的伙食费,下剩也就是30多块钱,他们几老兵的津贴费也到了30多块呢!比我少不了几块钱。战友们只过是在斗玩吧了。不过,这对我来说,还挺乐意让他们来闹的,一块出生入死的老战友吧!在一起闹着就是开心。轮到他们全都要离开了,以后再也不能来闹了,我的心情还真是很难受!

老兵们离开的那一天,我们是在平岗岭的阵地上互相告别的,他们除身上穿着那身脱下了领章和帽徽的旧军装,就只有从台山千里迢迢背来的那个背包了。那天正好我担任连队的值班排长,将全连集合在连部指挥所顶部的那块平地上欢送老战友们,可是,战友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站着如个木偶似的,谁也不知该说点什么好。老兵们快要上车的那一刻,大家都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人人都成了泪人。我同老兵拥抱告别之后,还没等他们上车,就偷偷地跑回坑道里哭去了,我不愿意看到老战友离开的那一幕,那情景让我心里绞痛得利害。我在想,我真对不起这些老兵们啊?从台山部队到平而关的有100多来号人,虽然战后部队改编时调走了一部分,但也还有几十号仍留在平而关,仅我一个人当了干部,大家都是把我当成他们的主心骨,可我又能帮助他们什么呢?那么多在部队里干了六七年的好战友,打仗时他们从来就没有含糊过,阵地上的苦也没有少吃过,可他们走的时候战功都没有一个,心里够寒碜的。老兵走后,自己一病就是好几天,当时,连长并不理解我的心思,还批评我是在闹思想情绪。

  评论这张
 
阅读(106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