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八  

2011-03-09 08:12:30|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险的巡逻路

 

老兵退伍之后,连队的人员减少了,敌人也在乘我兵力空虚之机猖獗地展开了各种偷袭活动。越军驻平而地区对面的198特工团、327师542侦察队频繁的派出特工人员到我连阵地前沿和我连管辖的边境线地段进行各种骚扰活动。越南七溪县的武装部长黄笃也来到了我连对面的越南村屯板保村亲自指挥其偷袭、骚扰活动。敌人曾多次利用夜间摸入我连前沿阵地企图偷袭我们的272高地,都被我们的哨兵及时发现而未能得逞。

记得有一次,大约是1980年的2、3月间的一天(具体时间记不很清楚了),越军驻板保村屯的特工部队派出了约一个加强班的特工,利用漆黑的一个晚上,从百增岭方向潜入我国境内,摸至我们排阵地前沿雷区边,因为天气太黑看不清,敌特绊响了我们埋设在那里的地雷。第二天我带着战士们到现场察看时,还发现那里留下了一大遍凝固了的血迹。据我估计,那一次敌人是吃了大亏的,即使没有人炸死也少不了有人炸成了重伤。说句实在话,当时,敌人要想从我方阵地正面来偷袭到我们是相当困难的,我们早就在阵地的前沿布设有多道防线,不但有密布的铁丝网,还埋设有各式各样的地雷,有压发的、绊发的,还有跳雷。铁丝网上又捆绑着很多的罐头盒,只要罐头盒发出响声,或者地雷发生了爆炸,我们的人员就会立刻占领防御射击位置。再加上连队里虽然说人员减少了,但岗哨并没有减少,每个战士到了晚上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值勤,连队的干部们更是轮流值班、轮番查岗查哨。只要敌人不是大规模的进攻,想采用偷袭的办法从前沿接近到我们的阵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在那段时间里,尽管敌人死死盯住我们的阵地不放,可对我们来讲,坚持边境斗争最为困难的还并不是能否坚守住阵地。让我们最为头痛的要算是去边境线上的巡逻和掩护当地边民的正常生产了。由于敌人在边境线上的频繁骚扰活动,整个平而地区一度极为紧张,我们连队又负责有几十公里的边境线,共管辖着10块界碑。以平而界河为起点,东路有4块,西路有6块。从地理位置上看,平而地区是我国凭祥市与龙州县的结合部位,这里山高林密,边民较分散。那段时间,平而地区除了驻有我们边防连队外,就只有55军还派了一个施工连队在为我们连队修筑永固性坑道了,其它部队距离我们连队最小也有20多公里路程。要守卫好那么一大片国土上的安全,我们连队得每天派出一两个班的巡逻小分队,有时甚至是整个排的人员出动,到边境线上查看界碑和掩护当地群众进行生产劳动。

要去查看界碑,一路上都非常之危险,越南鬼子凭借着他们几十年对付法国兵和美国佬的老办法,多采用各种游击战术,不定时,不定点的在我们的巡逻道上挖掘陷阱,并且又把马尿浸泡过的竹签安装到陷阱里面,上面再盖上泥土、树叶,让人识别不出来,只要人掉进陷阱里面就会把脚扦成对穿孔,那些经过马尿浸泡过的竹签插伤后,是很难治愈的。为了防止敌人使用竹签这一招,当时部队还特别为我们每个一线连队的士兵配发放过一双特制的解放鞋,鞋子从表面上看上去,跟平时冬季发放的解放鞋并没有什么两样。但仔细看一看就知道,鞋子的底部要比正常的鞋子厚一点点,原来是在胶底的中间夹着一块薄钢板,碰到竹签或是倒刺这些东西都是刺不进去的。这种鞋子可以解决防止敌人竹签的问题,但对于敌人在巡逻道上埋设的地雷就没办法了,越军除了常在我们巡逻的山间小路上挖设陷阱布设竹签,还不时的埋设各种压发式和绊发式地雷,只要踏上了地雷,伤亡就是少不了的事情。因此,在那段时间里,有不少一线连队的官兵没有牺牲在大规模的自卫反击作战中,却倒在了反击战回撤后的守边巡逻道上。并且,这部分牺牲的战友们不但没有战功,那些被敌人地雷炸伤炸死了人的连队里的领导们还少不了一个组织上的纪律处分呢!

我们连队为了防止敌人的暗算和设置的各种圈套,通过总结反击战前和战中与越军斗争的一些经验。在执行巡逻任务时,从来就不走固定的巡逻道,大都选择没有道路的山涧林间行走,并且是一次更换一条线路,这方法还真挺灵验的,敌人拿我们就没辙了。不过,这种走山涧林间的办法好是好,但也还是怕敌人在林中布雷呢?记得那时每一次去巡逻,战士们都不允许我走最前面,怕地雷把我炸掉了,特别是同1班出去巡逻,1班的副班长龙超玉(湖南凤凰县人),只要看到我走到最前面,他就要把我拉到后面一些,可他自己每次都总是走在队伍的第一个。他说:“排长,你可不能走在最前面啊?如果你被炸死了,谁来带领我们打仗呢?”。81年我爱人来部队探亲,小龙还一再这样跟我爱人保证,“嫂子,你就放心吧!只要有我小龙在,就是我小龙被地雷炸死了,我们排长也会活得好好的!”

能想办法防止敌人设置的陷阱和地雷区,但也还有一样东西是怎么也防不了的,那就是敌人的冷枪射杀。记得有一次,我带着1班的全体战友们从平岗岭出发去查看东路的一、二号界碑,我们大约是早上的8点多钟离开平岗岭272高地的。一路上,我们先下到百标屯,又由百标屯沿着小溪来到中越界河边,再顺着界河边的那道山梁爬山上到一号界碑的所在地——“百增岭”尾部的那个山头上面。在这个山头上有一条很宽敞的防火道,防火道的我方一侧全是几尺围一棵的大松树,据说这些松树是六十年代我大青山林场茶陋分场栽种的,整个松林郁郁葱葱,棵棵树干挺立直破苍穹。防火道紧贴着中越国界线行走,过了防火道之后最远不过几十米,最近就几米是未种树木的荒山与越南接壤,荒山里面生长着的大都是些滕曼、權木和冬毛草。在中越边境的国境线上,其实并非设置有一条明显的国境线标志,界线只是以界碑为点,界碑与界碑之间的距离少则有上千米,多则几公里不等。主要以山势的走向和流水为分界,山势向我方倾斜,水流也向我方流淌的属于我国领土,反之则属于越南,也就是说,它是以界碑之间地形的分水线为界线的。在边境线上巡逻时得特别的注意呢!弄不好就会走出了国境,不过,在中越国境线上要大概的判定国境线,什么地方属我国的,什么地方属越南的,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我国的林业工人为我们种植的人工林木,有人工树木的地方肯定是中国的,到了没有人工树木的地方离国界线就不远了。

我们顺着防火道一路来到了百增岭的分水岭边,那里生长着一大遍冬毛草,毛草经过一个冬季后,刚进入春季仍然还是一片金黄色。东路1号界碑就设在山岭至界河的斜坡中部,界碑的位置距离界河大约30米左右,距离山顶大约50米左右,整个山坡面向界河,也就是说正面对向着越南。由于山坡上的冬毛草和零星權木的遮挡,我们站在山顶上是观察不到界碑的,要察看界碑必须得走到界碑边去看。自从来到平而关边防连队之后,从战前到战后我多次带人来过这里查看过界碑,除了担心敌人在界碑周围挖设陷阱和布置地雷外,界河对面的越南长形高地上并没有人员驻守,也从来没有向我开枪射击过。这一次,我们也如以往一样,将人员分为两个小组,由1班长兰彩辉带着大部分人员在山顶作掩护,我带着副班长龙超玉和另外一名战士下去查看界碑,山坡上的冬毛草长的很高,约有1米多长,密密麻麻的,人在里面行走也就露出个头还多一点点。1班副班长龙超玉走在最前面,我走在中间,背后是那名战士。我们顺着山坡的向敌斜面走了才20几米,这时从界河对面的长形高地上突然射过来几个点射,子弹打得我们身边的毛草嚓嚓乱响,并从毛草中冒出一股股烟尘。这时,我急忙喊了声“卧倒”,我们三个人差不多是同时卧倒在毛草丛中。目标消失后敌人也没有再开枪了,我们才迅速从向敌斜面匍匐爬回到了背敌斜面。好险啊?如果不是从东路1号界碑点至越南的长形高地上有400来米的距离,距离敌人向我们开枪的有效射程要远了点,又如果不是那名开枪的越南鬼子枪法还差那么一点劲(那么远的距离也还算打的比较准的了),或许我们三个人中就会有人要躺在了边关的烈士墓里了呢!

遭遇了敌人的一阵冷枪之后,我们没有再向前巡逻了,我带着1班的战友们迅速的返回到了平岗岭阵地上,并向连长和指导员作了汇报。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以前越南的那个长形高地上是没有驻一兵一卒的,一直到我们去巡逻的几天前,越军为了方便对我平岗岭阵地的观察,他们的公安屯也由原来的法国炮台山移防到了平岗岭对面的长形高地上,那天差点使我们三个人送掉性命的正是在越军公安屯哨所里担任观察和值勤的越南公安鬼子。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十八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本图片为带钢板的解放鞋,图片来自老兵1979的博客,经得作者同意现转载,在此谢谢老兵1979的好收藏.

  评论这张
 
阅读(100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