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二十四  

2011-06-17 17:35:21|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死一夜间

   

5月15日晚上,是收复天法卡山10天来渡过的一个最为残酷的生死之夜。大约夜上10钟左右,越军就开始对法卡山、叫卡山和浦六德等主阵地实施猛烈炮击,这次炮击整整持续了3个多小时,炮击的重点仍然是法卡山上的3、4、5号高地。在3个多小时里,这3个阵地上落弹多达400余发,绝大部分工事都被越军的炮火所摧毁。我所在的叫卡山上也落弹有上百发之多,战壕一截截被打垮填平,整个法卡山地区成为了一片人间炼狱。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构筑的高机掩体和掩体旁的那个隐蔽部虽然也遭受到了严重损伤,但并没有被敌人炮火所摧垮。

次日凌晨1时许,越军炮火瞬间全部都停止了,整个法卡山地区陷入到异常的平静之中。凡上过战场的人都会知道,战斗中的这种不同寻常的平静状态让人更加产生压抑。我师前指根据来自各方面的敌情进行分析,也预感到了越军新一轮的进攻行动即将开始。于是,师前指先后三次向法卡山各前沿阵地通报了“敌有较大行动”,并要求坚守前沿的各分队全部进入到战斗状态。我们高机班的战友们在迅速修复好掩体之后,就开始给高射机枪弹链里压子弹。大约是凌晨2点多钟,越军337师52团和198特工团2营开始利用夜幕,兵分三路从班瑞、415高地和班那北侧直指法卡山,企图对我法卡山实施三面包袭。由于敌人突然的炮击停止和无线电不正常的静默,我方炮兵则对法卡山、叫卡山、浦六徳阵地前沿进行了10分钟左右的拦截性射击,密集的炮火暂时截住了越军的进攻态势,可是敌人还是趁我军的拦截炮火停息之隙,摸到了法卡山阵地的前沿。没过多久,我浦六徳和法卡山阵地都发现了大批黑影在逼近,两个阵地相差不到几分钟时间都开了火。密集的弹雨划破夜空响成一片,偷袭的敌人看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之后,立即由偷袭转变为佯攻。敌人不要命一样向法卡山的3、4、5号阵地发起冲击,敌人的炮兵也对法卡、叫卡、浦六徳进行着压制性猛烈轰击,企图掩护其步兵攻占我法卡山。这时,我们守卫在叫卡的7团侦察队及其配属火器,也打响了对进攻法卡山3、4、5号阵地敌人的拦阻射击。叫卡阵地上的一阵侧射犹如在敌人的庇股上插进了一把钢刀,将进攻的敌人死死的压在了法卡山阵地的前沿而进退两难。我方炮兵又不时的对法卡、叫卡和浦六德前沿发射击照明弹,以保障前沿部队能清楚观察敌人的进攻动向。

直到凌晨3时,越军又将坦克前推至法卡山阵地前沿的洼部一带,以坦克火炮集中直接轰击3号阵地,切断了我法卡3号阵地与4号、5号阵地之间的联系。再以各种曲射火炮集中封锁通往3号阵地的2号阵上的堑交壕,又切断了我军增援法卡山3、4、5号阵地的必经之道路。敌人在其猛烈炮火的掩护下,以两个排从5号阵地东侧、一个连从5号阵地南侧、一个连从4号阵地东西两侧同时发动了佯攻。当晚坚守法卡山阵地的是我师9团5连,他们是在5月12日晚上接防4连来到法卡山的。5连的3排9班坚守5号阵地,7班坚守4号阵地(该阵地还有9团2机炮连的1挺重机枪和1营1连修筑工事的1个半班)。当敌人发起佯攻后,守卫4、5号阵地的勇士们以近敌开火,将进攻的敌人放到40米的距离上才打,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40火箭筒、60迫击炮突然全部开响,漆黑的夜空中,随着爆炸的闪光和穿梭般的弹雨闪烁,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向前蠕动的黑影一片片的倒下,仅仅几分钟,这一波进攻的敌人就失去了攻击能力。随即,越军炮火再度加强对法卡山3号、4号、5号阵地轰击,我4号阵地上的重机枪工事被炸毁,3名重机枪射手阵亡。

3时10分,仅仅距离第一波攻击失败后才3分钟,越军第二波攻击部队再次向4号、5号阵地攻击,约两个班迂回到3号阵地东北侧向3号阵地冲击,被我浦六徳阵地上的支援侧射火力所击溃。4、5号阵地又在3号阵地和我叫卡火力的支援下,将敌人的进攻击退。这时,越军为了消除其侧面打击,派遣一个加强排发起了对我浦六徳阵地的攻击,瞬间就有600多发炮弹倾卸到了浦六徳阵地上。独立师3团也以炮火还以颜色,坚守浦六徳阵地的3团侦察队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敌人在丢下了10几具尸体之后而溃逃。另一个加强排的越军从叫卡山东南侧企图偷袭我叫卡山,当进至距离堑壕40余米时也被我们阵地上侦察队的战友们所发现,当即整个阵地的轻重火器同时开火,越军当场损失10多人,余敌只好退到了叫卡山与法卡山的结合部之间的山沟中,再遭到9团100迫击炮连炮火袭击,再次损失大部而完全失去了夺取我叫卡阵地的能力。

3时25分,越军再次在炮火掩护下,发起了第三波的攻击。这一次,越军以1个连从5号阵地东、南两翼进攻、2个排从4号阵地东、西两翼进攻、1个连从3号阵地东、西两翼进攻。战斗在一瞬间再度打响,我军大小炮群、营属、连属迫击炮一齐同时火,密集的火网拦腰打在越军的进攻梯队中。越军的炮兵也全都发疯了似的,也倾家荡产全线开火,与我军炮兵展开对射比赛,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状态。坚守5号阵地的7班依托地形居高临下向越军猛烈扫射,火舌所到,越军在成片倒下。打疯了的敌人,一批倒了下去,另一批又冲了上来。我法卡山3号、4号阵地也在面临着同样境况,大批大批越军冲击中的呐喊声,枪炮声、厮杀声响成一片。整个法卡山的3号、4号、5号阵地全部都陷入一片火海和炼狱之中。尽管我叫卡山、浦六徳两阵地也在以猛烈的火力侧射支援着,但因敌人的进攻势头迅猛,我坚守法卡山3、4、5号阵地上的5连的战友伤亡惨重,火力也越打越弱。不久,5号阵地上的7班就在与数倍于己的敌人用匕首、刺刀、枪托、拳头进行的肉搏战中全部壮烈牺牲。

5号阵地失守之后,占领了5号阵地的越军用红光信号向后方划圈,越军炮火随即停止了对5号阵地上的轰击。这时,攻击4号阵地的越军,也在我密集火力打击之下,基本丧失了战斗力,残敌后退至半山腰。攻击3号阵地的越军,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冲击之中伤亡惨重,再无法组织有效进攻,残敌约一个排只得后退至东、西两侧山腰处。我9团5连在3、4号阵地上的人员也大部分伤亡,包括2营副营长和5连连长邱潭安都身负重伤。

占领了5号阵地的越军仅稍作调整之后,就开始了以一个排的兵力,顺着山脊配合东、西两翼的越军再度向4号阵地发起攻击。约两个班的越军从4号阵地的西北侧接近了4号阵地堑壕,约两个排的越军从东侧山腰接近了4号阵地。4号阵地上幸存的战友们一边阻击敌人,一边呼叫着炮火增援,我炮兵群立即对4号阵地的东、西约50m一线、法卡山南侧等进行了拦阻射击。叫卡山和浦六德阵地上的重火器也以最猛烈的侧射火力支援着4号阵地上的战斗。大量的越军被交叉火网所吞噬,东、西两翼进攻的越军被迫再次退至半山腰调整。

4时许,5连2排的战友们拼死穿过敌人重重炮火阻拦,增援到达3号阵地投入到战斗之中。5连长带着伤痛刚分配好各班的战斗位置,枪声又再度响了起来。占据5号阵地上的越军依托地形架设了重机枪向4号阵地猛烈射击,东、西两翼约两个排的越军在炮火及5号阵地上重机的掩护下向4号阵地再次发起攻击。我方炮群继续向东、西、南方向实施拦阻射击,专打越军的后续梯队。这时,越军的炮兵也毫不示弱,原先用于轰击5号阵地的炮火也加入到对3号、4号阵地的轰击中,使得 3号、4号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越军发射的160mm迫击炮弹,不断地把土木质工事和各种武器装备,甚至我们牺牲后战友的尸体,高高地抛上半空撕成碎片再纷纷扬扬的落到地面上。3号阵地上的重机枪手、步谈机员、通讯员全部壮烈牺牲,法卡山与上级指挥所的通讯全部中断。临危受命增援法卡山的报话员罗照恩和叶礼源带一部2瓦电台在接近3号阵地时,一发炮弹在2人旁边爆炸,2人也当场牺牲。

在越军毁灭性炮火的打击下,坚守3号、4号阵地的人员伤亡越来越大,还击火力也就越来越弱了。直到4时20分,激战的4号阵地再次上演了5号阵地上的惨剧,负伤的重机枪排长陈建国沿着堑壕通向4号阵地北侧运动时,与4名敌人相遇,一名最先突入的敌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陈建国排长猛地扑倒在地,并用膝盖活活顶死。尔后,陈建国排长因体力不支昏迷倒伏在越军尸体边,后续突入的越军没有看到陈建国的这一突袭,在混乱之中越过了两具倒伏在一起的“尸体”。以至在后来,我增援部队再度收复4号阵地打扫战场时,陈建国排长得以死里获救生还。7班长段玉生,身负重伤奄奄一息,越军想活捉他时,他突然拉响一把集束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在他破碎的遗体旁躺下了7具残缺不全的越军尸体。7班机枪手罗运峰和袁焕高依托地形继续向越军还击,这时,4号阵地上只剩下他们两人了,明知已经毫无生还的机会,袁焕高射完了最后一盒轻机枪子弹,继续向越军投掷手榴弹。罗运峰在追击两名逃敌时被击中,滚落于山下。此时,越军又想生擒袁焕高,袁焕高顽强抵抗,他以石块、子弹箱为武器,直打到被一越军用镐头击中滚落到山下(袁焕高也在我增援部队再收复4号阵地后被获救生还)。

我4号阵地失守后,越军炮兵火力随即从4号阵地集中到了3号阵地上,位于越南纵深地域的远程炮火再度对我法卡山纵深炮兵阵地、增援人员集结地域和交通要道进行拦阻射击。直到4时半,我军一直待机的第二大炮群开始对越南境内的某瓦、班闰、陆大、郭塞、大叟、巴仁、那代、个隆、班冷、党燕、班洋、泥壶等越军炮兵阵地进行压制射击,第一大炮群也恢复了对法卡山南侧进行拦阻射击,小炮群则对4号、5号高地上的越军进行轰击,很多躲避不及的越军被当场炸死。5连2排主动利用炮击效果从3号阵地向4号阵地进行反击,遭受到4号阵地上的重机枪火力拦截,前后冲击三次均未能得手,一名副班长在反击中中弹牺牲,多人受伤。接着,又有两个排的越军从4号阵地兵分两路向3号阵地实施攻击,敌我双方在不到100米的距离上,双方展开激烈的对射,自动武器发射的吼鸣声、机械运动的撞击声和炮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敌人在4号阵地上的重机枪火力更是十分凶猛,对着3号阵地一阵横扫,一度压得3号阵地上的人员根本抬不起头来。此刻,3号阵地上配备的60mm迫击炮迅速修正射击诸元对敌人的重机枪实施重点打击,只几发炮弹就把敌人的一挺重机枪炸上了天空。失掉重机枪掩护的越军进攻势头顿时大减,在我军顽强的抗击之下,敌人被迫退再度回4号阵地。这时,敌我双方已精疲力竭,战场又暂时陷入平静状态,我9团2营趁机向3号阵地补充了一批弹药和给养,也补充了部分战斗人员。

直到4时50分左右,越军再次以一个连的兵力从东南、西南两侧在炮兵的掩护下对法卡山3号阵地进行攻击。叫卡、法卡、浦六德和我炮兵群立即对进攻越军进行猛烈的火力打击,越军随即改变进攻部署,以东、西、南三个方向继续向上进攻。尽管进攻的越军十分凶猛,可敌人在既不能消除叫卡、浦六德的侧射火力打击,也不能有效压制我方炮兵的情况下,其进攻除了给越军带来大量的人员伤亡之外,是不可能取得任何好结果的。最终是西侧进攻被打散,南侧正面进攻的也被打垮,剩余东侧的一路在失去西、南两路协同之后,也无力维持进攻态势,而全线后撤。敌人的后撤,也让我3号阵地上的5连战友们又得到一个难得的喘息的机会。以至后来,就这个短暂的一个喘息时间则变成了我法卡山防御战中的重要转折点。

在这个生之夜里,我们这个配属给团侦察队的高射击机枪班,不仅经受了敌人几百发炮弹对叫卡阵地的轰击,也参与了击溃越军偷袭叫卡的战斗,但更多的是参与到了以火力支援法卡山的战斗之中。一夜之间,我们共发射了4000多发枪弹。在最激烈的时候枪管都被打红了,所有幸的是我们高射机枪班的人员仍完好无损。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