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资水依人的博客

资水人家欢迎朋友的光临和指导

 
 
 

日志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二十三  

2011-06-09 10:03:52|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三章  岿然“法卡山

 

 

 

法卡山在81年5月5日被我军收复之后, 法卡山地区的军事控制权则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我边防部队由被动变主动,而刚刚失去了对法卡山控制权的越军则像发了疯似的。因此,在随后的160多个日日夜夜里,法卡山则成为敌我双方来回反复争夺的交点,我部在这里进行了一场罕见的,十分悲壮卓绝的局部边境防御战争。

1981年5月6日至5月9日,越军炮火就开始了分散配置标定打点。昼夜不停地持续射击,不断破坏我刚刚建造的法卡山阵地工事和各种防御设施,也给我守卫法卡山、叫卡山和浦六德三个主阵地上的部队带来一定的伤亡。在这4天中,越军共向法卡山地区发射各种炮弹多达1174发,其中,仅是法卡山阵地上就落弹多达636发。我军炮兵群也是当然不让的还以颜色,发射各种炮弹1273发,击毙越军33人,击伤越军20余人,摧毁越军火炮20余门。

这段时间里,尽管敌人在不断的实施炮击,我则认为:这一时期的越军,可能还并未完全摸清楚我边防部队在法卡山及法卡山周边地区的军事实力。我们从敌人5月8日黄昏至拂晓组织的3次步兵反击就可以看出,这段时间敌人的炮火虽然很猛烈,可参与反击的步兵人数并不多,大都以下的加强步兵排进攻为主, 战斗也是是断断续续不怎么激烈。假如,我们把敌我之间近4天的炮战和3次小规模的反击战比作法卡山上激烈战斗的序幕,那惨烈无比的阵地争夺战也在双方的炮战和零星的阵地反击战斗中不断地温酿着。

4天之中,越军在法卡山阵前再次丢失了30多条性命之后。这时,越军已经完全意识到,要想重新夺取法卡山的控制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这时,越军开始从谅山、同登等地大量地调集兵力和作战物资,准备着与我守卫法卡山的部队拼过你死我活。当时,我部担任法卡山1—5号阵地防守的虽然说只有一个连队(9团2营4连),加上叫卡山和浦六德两个阵地上各一个侦察队(7团侦察队和独立师3团侦察队),我们摆在前沿阵地上的兵力并不算很多。但是,我们实际上投入到法卡山的战斗部队和法卡山周边随时随地可投入战斗的部队早已经是加强团以上的兵力了,我们边防三师的前线指挥所就设立在法卡山北侧大约1900米处的510高地上。

顺利的收复法卡山之后,担任着阵地工事构筑的各部队,就开始抓紧战斗空隙向法卡山、叫卡山和浦六德山上运送园木和水泥预制件构建工事,做好了敌人反击的各种准备。尽管敌人炮火白天对各种工事破坏十分严重,可守卫法卡山的勇士们,硬是冒着敌人强烈炮火的重重拦截,将一根根工事构筑材料运上法卡山、叫卡山和浦六德各阵地上,白天被炮火摧毁的工事,一夜之间又建成了起来。

1981年5月10日清晨,调整了兵力之后的越军,开始向法卡山展开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反扑。敌人使用带延期引信的苏制160mm迫击炮,对我狭小的法卡山、叫卡山和浦六德等三个主阵地上发射了两千余发炮弹,这种带延期引信的炮弹着地后要钻进两米多深的土层里才发生爆炸。炮火一会儿就将我收复法卡山转入防御之后,几天昼夜在阵地上辛辛苦苦建筑起来的土木质和钢筋水泥构件工事摧毁得干干净净,堑交壕被炮火一段一段炸为平地。到上午9时许,越军反击的步兵在重炮和坦克的掩护下、以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兵分三路向我法卡山阵地进行轮番冲击。我坚守在法卡山主阵地上9团4连的干部战士们,随即与越军展开了激战。越军一发炮弹落在4连指导员邓明忠蹲着的防炮洞旁一米多处爆炸,邓指导员的头部和胸部都被震伤,当即就昏迷不醒,到了下午17时55分左右,敌人的炮火越打越猛,并将分三路进攻的步兵合为一路向五号阵地突击。有几个越南兵已冲到了我五号阵地前沿,这时,邓明忠指导员前后已昏迷了几个小时后,在他身旁的几名战士看到情况万分危急,就猛摇了他几下,当他模模糊糊地听到战士们在说,敌人已向五号阵地反扑了,便咬紧牙关,以顽强的毅力,一步一步地爬到三号阵地顶端,他一面指挥着战斗,一面端起冲锋枪向进攻五号阵地的敌人扫射。就在一部分越军冲到我五号阵地前沿的关键时刻,4连5班长舒金才带领全班沉着应战,近战歼敌,他两个点射就消灭了两个敌人。2班副班长李怀琼,带领一个组由3号高地增援5号高地的5班战斗,当他刚进入五号阵地左侧战壕时,见到四个敌人向我阵地爬来,其中一个敌人在瞄准我一名战友正要开枪,他眼明手快,一个点射就将敌人击毙。三个敌人见势不妙,只得仓惶逃命,他一个箭步冲到战壕前沿,接着一个点射又毙敌一名。到这天深夜,敌人再以一个排的兵力向我法卡山进行偷袭,4连的勇士们把敌人放到20米左右时才一齐开火,当场又击毙敌人14名。在这一天中,4连的炊事班,为了保障阵地上战友们的伙食供应,不顾越军炮火的重重封锁,仍然坚持着前送后运。司务长陈庆强头部负伤后,仍坚持带领炊事班通过几道敌人炮火封锁线,把热饭热菜送到了阵地上,并及时将21名伤员抢运回到了救护所。炊事班副班长廖老成,在这天送饭时,一路都有走在最前面,带头冲锋上阵;炊事班战士戴泉涛,挑饭装菜的铁桶被敌人的炮弹炸了7个眼孔,手也负了伤,但他还是坚持把饭菜送到了阵地上,在下阵地时,又冒着敌人炮火把一名伤员背下了阵地。5月10日这一整天中,越军共组织了三次规模性大反扑,均被我4连勇士们所击退,并且牢牢地控制着法卡山全部阵地。

随着越军对法卡山地区兵力在不断增加和反扑的不断升级,我指挥法卡山战斗的师前指也清楚地意识到了法卡山最激烈的战斗就要开始了。于是,我方也在不断的调整战斗步骤,我师工兵1连不分昼夜在法卡山3号阵地上作业开挖短洞,工兵2连也调上了叫卡山上进行施工作业,9团1营的战友们更是冒着敌人炮弹对法卡山后方的严密封锁,将一块块100多斤一根的水泥预制件送到了阵地上。几天中,基本上是敌人白天用猛烈的炮火把我们的工事摧毁,到了晚上,我们的人又把工事筑了起来。就这样工事被敌人的炮火摧毁了又筑,筑起来又被摧毁掉,我们很多活生生的战友也就倒在了与敌人拼消耗构筑工事的炮火之中,有的烈士在炮火中牺牲之后尸骨都没能留下。

从收复法卡山到法卡山前一段时期的防御作战,我所在的连队因为是个边防一线连,驻守于平而关地区。因此,我们并没有直接参与其战斗。那段时间,我们连队的阵地虽然说已由海南来的1连接防,可我们正在进行着紧张的应急训练和应对平而关对面越军的倾倾欲动。前面所描述的战场情况和战斗经过,也只不过是听了当时的一些战报及后来从直接参加的战友哪里得来的。

1981年5月15日上午,团里命令我们平而关边防抽调一个班带一挺高射机枪配属给坚守在法卡山右翼叫卡山上的团(边防7团)侦察队。记得当时,在我们边防7团除了特务连有一个高射机枪排(该排主要是负责团部防空)之外,7团的几个主要边防一线连队也配备了高射机枪,用来进行阵地防御。我们连队配置有两挺高射机枪,1排和2排各有一挺,1排的高射机配置在1班,2班配置的是重机枪,3班则配置了60MM迫击炮。

我们连队在接受任务时,上级还要求我们委派一名干部带队,于是,方连长对我说:“徐副指导员,我想派1班去法卡山,你是1排的老排长了,让你带队去行不?”我说:“那当然好呀!对1班的情况我是最熟的,能保证完成任务。”可连长又说:“你可先别太高兴呢!目前法卡山那边的战斗非常激烈,你能把我们的人安全的带上去,又安全的带回来吗?我们要的是上去的人员一个都不少的回到平而关”。我对方连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立正行了个军礼!说:“坚决完成任务!”

接领任务之后,我就立刻组织1班进行了上法卡山前的战斗动员,记得当时连长方志雄和指导员杨朝芬(战斗英雄,活着的黄继光)都参加了1班的动员会。会后我们就开始了准备工作,把高射机枪拆成了几个大的部件,又到连队仓库里领取了3个基数的弹药,每人还带上了能保证5天生活的压缩干粮。吃吧午饭后,我就和1班的9名战士,携带着1挺高射机枪、1挺轻机枪、6条冲锋枪和1条步枪,当然还有我带的那支手枪,登上了去法卡山的解放牌大卡车向油隘(法卡山位于油隘的一侧)方向进发了。军车在为我们带队的团部那个参谋(现在记不起他的姓名了)的引导下,经过凭祥市之后,就折转向东北方向行驶,沿着由凭祥至南宁的宽敞柏油马路一路飞驰。过了上石火车站之后,军车又转了一道弯,向着直通谅山的国际公路驶去,由上石到油隘关口大约有20来公里的路程。一路上,我们所看到的是一队队来回穿梭着的军车,有的拉着弹药,有的满载沉重的水泥预制件和我们同向驶往法卡山,因为满载着预制件的那些军车载荷过重,我们的车在不时的超越它们。而回返的车队大部是空车,也不时看到个别车上载有我们负伤的战友和护送伤兵的护理人员。公路两侧大小山坡边,到处可见一个接着一个的榴弹炮、加农炮、火箭炮和迫击炮阵地,有的炮口还在喷吐着火焰,一声声炮弹出膛的轰鸣声惊耳欲聋。大约是下午的4点多钟,我们来到了靠近师前指的那宽林站附近下的车,下车之后,上级命令我们原地休息,等待时机再上叫卡山。我们就在靠山边的树林里找了一块地方等待着上山的命令,尽管那段时间,敌人的炮弹一阵一阵的在我方通往法卡山几个主阵地的地段上爆炸,因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背敌斜面,敌人的炮弹很难打着我们。

晚上8点来钟,我们终于接到了上山的命令,那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们在团侦察队一名战友带领下,只记得沿途越过了高山,走过了溪涧,还通过了敌人严密炮火封锁的一片约300来米的开阔地带。不过在我们通过那一片死亡地带的时候,天色很黑,敌人的炮火封锁已经比白天小多了,我们很顺利地就快速走了过去,一路上见到的处处都是敌人炮弹炸出来的大弹坑、焦土和劈断的树枝。上山的路特别难行,再加上我们又携带着高射机枪和超标准的弹药,我们每个战士的负荷都相当的重。班长兰彩辉和副班长龙超玉抢着扛起枪身和枪架,大约1公里多的路程,我们足足走了1个来小时才到达叫卡山的主峰上。在上山的路上,我们看到最多的是向叫卡山运送构件的战友,他们上山下山基本都是在跑步前进。

叫卡山是位于法卡山右翼的一座极为重要山头,距离敌最近,但易守难攻。叫卡山斜对着法卡山的5号阵地和3号阵地,距离大约在500米至800米左右,这里是高射机枪以火力支援法卡山战斗的最佳位置。叫卡的正面是越南的班瑞地区,班瑞有越军的415高地、无名高地等一大遍阵地,班瑞地区还是越军进攻我法卡山的军事集结地。我们到达叫卡山的时候,侦察队的战友们和临时委派到叫卡山的施工部队正在抓紧战斗空隙抢修工事,阵地上到处可见被敌人炮火炸碎的园木和水泥预制件,几米深的大炮弹坑遍地都有是。我们的到来,侦察队的战友都十分高兴,记得当时接待我们的是侦察队的指导员,他在79年的自卫还击战时和我是一条战壕的战友,战后是他调侦察队时我去接替他担任的排长,几年没见,没想到我们又在法卡山战场上相逢了。他将我们这个高机班安排在了主阵一段靠近一个未被越军炮弹打垮的隐蔽部的堑壕中,要我们在那里修筑一个高射机枪掩体。我认真看了看,这地方正好面对着法卡山的5号阵地,左右还可以火力控制越南班瑞地区的一大片区域。安排好1班的战友修筑工事后,我们两个老战友就在隐蔽部里聊了起来,他给我简单扼要的介绍了到叫卡山后的战斗情况。他告诉我,敌人自6号开始对法卡山的反扑一直断断续续没有停止过,法卡山上9团的战友们打得很顽强,不过好在敌人的步兵还没有进攻过叫卡山,只是敌人利用夜暗进行过多次偷袭,叫卡山这块仅仅180平米的阵地上还承受过敌人上千发炮弹的袭击,侦察队有好名战友都是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之中。敌人每次进攻法卡山时,侦察队的战友们都投入了战斗,只是因为轻武器射程不够远,只有配备的重机能发挥了比较好的作用。他还说,现在你们带高机来就好了,我们不但大大的增强了远程的阵地防御能力,同时,也能更好的支援兄弟部队9团守卫法卡山主阵地的战斗了。

就在我们的高射机枪掩体还未完全构筑好的时候,越军突然以迅猛的炮兵火力猛烈轰击法卡山、叫卡山、浦六德阵地,整个法卡山上变成了一片火光的海洋,人间的炼狱 。就此,法卡山那段最残酷、最壮烈的战斗也就此拉开了帷幕。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二十三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凭祥地图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二十三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此图片由《燃烧的血》版主尔东仁建绘制,在此表示谢意。
 
[原创]《血在燃烧》——对越自卫作战系列回忆录之二十三 - 资水依人 - 资水依人的博客
本照片为参战叫卡山的高射机枪班下阵地后摄影于凭祥市,前排左一为副班长龙超玉,后排左一为班长兰彩辉

  

  评论这张
 
阅读(114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